蚊子夜间嗡嗡作响

原创 茨园 茨园笑聊

有几年了,册子兄弟常说,年轻时他喜欢过的那个女孩儿,皓齿朱唇、长发飘飘,还柔声细语如一蚊子,一到夜里就嗡嗡地在耳畔响亮。说了这些,他还要唉一声叹息,举起手中的酒杯说:“来,哥,喝一大口!”于是,我呵呵一笑,和他碰杯。

酒友在一起不免要喝酒、吹牛的,比如我和册子。不过,每每听他这么说,我不能总是“呵呵”,所以有一次就问他:“哎兄弟,要是有蚊子嗡嗡叫着趴你脸上了,你会咋办?”“当然是一巴掌拍死呀!”册子答得不犹豫,但答了这句,他一愣,怔怔地看着我。于是,嘿嘿,嘿嘿,我俩都笑。

酒又碰了一杯,册子又说:“我比喻得可能不太恰当,但真的每有蚊子在耳畔嗡嗡,我就能想到她呢!”

因为蚊子嗡嗡就能想到个女孩儿,估计这世上就册子一人呢。我常这么想,还分析:也不知暗夜里他家蚊子多不多,若是一年四季蚊鸣不断,这货岂不是天天要想那女孩儿么?

有一天,册子喜眉笑眼对我说:“哥,想不想看看蚊子?”“我有病啊!”下意识回了句,瞬间我也明白了他话的意思,点着头问他:“啥意思?”人,似乎都有好奇心。好多年了,总听他说蚊子,我还真想见见她。所以,不等他答话,玩笑着问他:“咋了?她给你发来情色照了?”我想,互联网时代都+了,甭说发照片,弄段儿挑逗人的视频都不该意外。“嘛呀!”册子不大的脑袋拨浪鼓样摇了,嘴角却笑意盎然,“她明天路过咱这儿,你陪我一起请她吃个饭吧?”“晕。我可不当电灯泡儿!”尽管此时我对“蚊子”已满盈好奇,但没眼色的事儿肯定不能干。

“没事儿啊哥,微信里我跟她不止一次提到平时咱俩喜欢一起喝呢,所以,她也说来了要见见你呢。”册子如此一说,我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当然,玩笑的粗话还是有一些的。

第二天中午,册子早早就喊我一起去了附近一家酒店。点了俩凉菜,册子说声“等她来了咱再点热菜”,我“嗯”一声点了点头。不用破费就能有好菜的事儿,我喜欢,但当着册子的面不能表现得太下作不是?所以,我只是嗯一声。

十分钟的样子,“来了来了”,册子兴奋地小声说着,笑吟吟站起了身。“皓齿朱唇、长发披肩且飘飘,像蚊子嗡嗡”这样的字眼在我脑海浮现了,我忙也站起,扭身……

嚯嚯……事后想想,我当时好像身子只扭了一半儿就有了一脸呆傻的表情。唇齿、长发、飘飘,这样的感觉倒有,但蚊子……不过,“你好!你好”这样的客套中,她声音细柔的,还真有“嗡嗡”的感觉呢!只是,“册子常念叨你呢,说你像只蚊子嗡嗡。”吃人家的饭,尤其是阅人家的色,肯定要替人家说话的。喝着册子从家带来的酒,叨着册子买单的肉,尤其是面对着册子夜夜都要感受一下的“蚊子”,我这么一说,已不再是女孩儿的她忽“哈哈、哈哈”,咧开“朱唇”就笑了,那感觉,嚯,嚯嚯……

送走了女孩儿,册子还问呢:“哥,感觉啥样啊?”“还蚊子呢,分明是头大象啊!”尽管喝他的酒叨他的肉,尤其是阅了他的“色”,但我酒喝多了,话也直白。册子明显顿了一下,怏怏地说:“嗯,虽然岁月就是杀猪刀,但我感觉她还可像只蚊子呢!”“嗯”一声,我无语,只是歪歪晃晃走路。

随后的日子,册子仍常提到她,且仍以蚊子嗡嗡比喻。想想,有时候人们挚爱着的,其实并不是一个人,只是旧年一个故事罢了。所以,册子的执着,我理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