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鼠年,大自然有平衡法则,不能让老鼠灭绝

老鼠是四害之一,它的害处究竟有哪些?危害又有多严重呢?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鼠害课题组副研究员王大伟说,老鼠的害处主要有四种,“盗窃粮食,咬坏家里的器物,传播疾病,破坏生态平衡”。

老鼠和人类的关系。受访者供图

不仅偷粮食还偷菜偷鸡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这首两千多年前的诗歌中,就有对老鼠偷粮食的哀叹,王大伟说,“事实上,老鼠不仅偷粮食,还偷瓜果蔬菜,它会顺着向日葵的秆爬上去,把向日葵上的瓜子都吃光,它还会咬死禽畜,我在新疆调查时就遇到过,有许多养种鸽的人家,遭遇鼠害,咬死很多珍贵的种鸽”。

被老鼠吃空的向日葵。受访者供图

如果家里进了老鼠,粮食失窃只是损失之一,老鼠还会咬坏衣物、家具甚至还有房梁。

王大伟说,“这和它的天性有关,要磨牙,不然牙齿长长不能进食,就会死掉。在城市里,老鼠咬断电线造成失火的现象时有发生,在纽约、芝加哥、巴黎这些大城市,老鼠造成的危害十分严重,在纽约,人们不堪其扰,甚至训练狗去抓老鼠,还自发成立了捕鼠队”。

老鼠的危害不止针对人类,在自然界中也有可能发生。

被老鼠咬伤的鸽子。受访者供图

王大伟说,“如果自然界老鼠泛滥,很可能会毁坏生态。许多海岛是鸟类的乐园,同时也是老鼠的乐园。它们不但大肆屠杀各种珍稀鸟类,还偷吃鸟蛋。之前就有哺乳动物偷吃恐龙蛋的说法,看来这个是老祖宗传给老鼠的能力。岛国新西兰本土几乎没有原生哺乳动物,老鼠来了之后大量繁殖,让这个国家不堪其扰。因此,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到2050年实现全岛无鼠,每年要斥巨资防鼠。”

传播疾病,无疑是鼠害中最令人害怕和担忧的。王大伟说,“老鼠现在已知可以携带60多种传染病,而且不乏鼠疫、出血热、森林脑炎等这些烈性疾病。其中有些常见的疾病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和普通的感冒发烧很像,大家往往想不到是烈性疾病,结果延误治疗,导致严重的后果。其实鼠疫在初期确诊后用抗生素疗法,大部分病例还是可以挽救的。”

老鼠引发的7种常见疾病。受访者供图

鼠疫千年中杀死近2亿人

在老鼠传播的疾病中,鼠疫可能是最知名的。王大伟说,“鼠疫是鼠疫杆菌引起的,有腺鼠疫、肺鼠疫和败血症鼠疫3种。腺鼠疫主要通过血液传播鼠疫杆菌给人,通过直接的血液接触,例如伤口,或者通过中间宿主进行传播,例如从跳蚤到老鼠再到人。肺鼠疫则可以通过飞沫传染,在人间、人和动物间进行传染。”

人类历史上,鼠疫大暴发,往往会造成惨烈的伤亡。

王大伟说,“有记载以来曾经发生过3次鼠疫大流行。第一次是公元6-8世纪的东罗马帝国。欧洲损失惨重,直接杀死1亿欧洲人,使人口减少了50%。第二次是公元14-18世纪,就是这次鼠疫被称为‘黑死病’。这次欧亚大陆都有重大损失,死亡5000万。世界名著薄伽丘的《十日谈》写的就是以此次大鼠疫为背景展开的。第三次鼠疫大流行值得特别铭记,这次鼠疫起源于我国云南地区,在对抗鼠疫中,华人伍连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第一次发现鼠疫可以通过空气传播;还明确了鼠疫是由旱獭携带,并传播给人的;而且鼠疫病人的尸体必须烧毁,才能有效控制鼠疫蔓延。由于伍连德的正确处理,这次鼠疫在东三省仅死了几万人,比前两次要少得多。他还参与筹建了协和医院,为我国现代化医学奠定了基础,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科学家。”

三次鼠疫大流行,一共杀死了近2亿人,超过了所有人类战争的总和。

王大伟说,“这让人类不得不重视鼠疫的防控。事实上,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鼠疫,对它的了解也比以前多了很多。比如我们知道了,鼠疫主要的宿主是旱獭类、黄鼠类啮齿动物,近些年我国发生的鼠疫都是因为猎取旱獭而造成的,一方面是伤口的直接接触,另一方面就是跳蚤的传播。”

3000年前就有竹鼠陪葬

老鼠为害不浅,是否完全没有益处呢?也不尽然。

王大伟说,“老鼠其实也有用处,它可以做药用、皮毛可以做衣帽,它是重要的实验动物,此外还担负着平衡生态的作用”。

人类食用和药用老鼠的历史很久远,王大伟说,“考古学家在殷墟中发现了陪葬的竹鼠肉,这说明早在3000年前,竹鼠已经被作为食物和祭品。同时,中药材中有很多以老鼠入药的,比如鼢鼠骨可以代替虎骨治疗类风湿,鼯鼠粪也是一味中药,叫五灵脂。”

在过去,旱獭、麝鼠、河狸的皮毛都是很好的制作皮衣皮帽的材料,王大伟说,“在历史上,由于欧美上层人士流行穿河狸皮的衣物,人们曾大量的猎杀河狸。《荒野猎人》里小李子扮演的角色,就是专门猎取河狸皮的猎人。在欧洲人到达北美以前,河狸数量估计有1亿-2亿只,结果滥捕滥杀导致多地河狸处于濒危状态,甚至彻底灭绝。后来中国丝绸进入美洲,改变了流行趋势,河狸皮的需求下降,种群才得以恢复”。

为实验动物所立的慰灵碑,大小白鼠是人类实验中最常用到的动物之一。受访者供图

众所周知,大、小白鼠都是重要的实验动物。

王大伟说,“在医药、基础科学的研究领域的实验中,大、小白鼠广泛应用。另外,一些基因的功能也需要用小白鼠进行测试,例如敲除某个基因,看看有哪些性状出现了,比如肥胖,假设科学家敲除了某个基因,发现老鼠变胖了,那么就可以知道,这个基因可能和肥胖有关,再以此设计药物,就有可能对治疗肥胖症有帮助,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远不止这么简单”。

老鼠和生物链。受访者供图

在自然界的生态平衡中,老鼠还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王大伟说,“在自然界中,植物是生产者,其上就是老鼠等动物,老鼠吃植物,同时,它又是狐狸、鹰隼、蛇等动物的食物,这就组成了多条食物链,可以说老鼠滋养了食肉兽类、食肉鸟类、食肉爬行类,撑起了陆生脊索动物门所有的3个纲,对生物多样性的丰富功不可没”。

老鼠灭绝同样会带来生态灾难

那么,老鼠有可能灭绝吗?人类千万年来一直和老鼠做斗争,是否会有一天,真的把老鼠从地球生物圈中赶出去呢?

王大伟说,“老鼠、尤其是小型老鼠的繁衍能力、适应能力都非常强大,看起来似乎很难杀绝,有一种猜想,假如发生核大战、行星撞地球等全球性灾难,人类幸存下来的几率可以说小之又小,而老鼠的高繁殖力、高适应性、快速传代与进化的能力,赋予了其成为人类之后的下一个主宰者的可能。当然,这只是猜想。”

现实中,不同老鼠的生存处境并不相同,王大伟说,“大型的老鼠,例如水豚、河狸都曾被人类捕杀几近灭绝。有些小型老鼠虽然繁衍能力很强,但也难逃灭绝的境地。在100多年前,就有4种灭绝的小老鼠。澳大利亚的珊瑚裸尾鼠在2016年也宣布灭绝,是全球气候的变化的受害者。在我国,1983年才发现的伊犁鼠兔仅有1000多只。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把2010年7月24日定为‘拯救伊犁鼠兔日’,这说明伊犁鼠兔的处境也非常危险。此外,还有一些老鼠,如林睡鼠、蒙新河狸、帚尾豪猪,也都是濒危动物或国家保护动物。”

濒危或国家保护动物中的鼠类。受访者供图

为何要保护老鼠,而不是任其灭绝呢?

王大伟解释说,“一是为了生态平衡,假如老鼠灭绝,那么以它为食物的其他动物也可能因此灭绝,如果有一天我们到草原上,发现没有飞鸟、走兽、爬虫,一片静悄悄,那将会是一个很可怕的景象。所以现在应对老鼠这种有害生物的策略,也在从完全杀灭转向管理控制。在家里的老鼠肯定要除恶务尽,但在野外,在生态系统中,我们必须用系统论的观点去看待它们,客观分析和评估它们的作用,认识到它们的两面性,合理控制它们的种群数量,既不造成严重危害,也不会灭绝。因为老鼠灭绝,同样可能会带来生态灾难,而且这种灾难很可能是巨大的”。

从疫病防御的角度看,灭绝老鼠同样不是最佳的选择。

王大伟说,“我们都知道,细菌、病毒的生存能力极强,假如灭绝了老鼠,能不能同样灭绝相应的病毒和细菌呢?很难。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老鼠灭绝了,这些病毒和细菌重新换一个宿主。我们现在知道老鼠身上大概有哪些病毒、细菌,哪些是对人类有威胁的,可以针对性地防御,把病毒留在老鼠身上,或者留在野生动物身上,尽可能不让它传染到人类群体中。但是如果老鼠灭绝了,病毒换了宿主,我们就要重新做许多基础工作,去寻找那个新的宿主,制定新的防控策略。假如它的新宿主是会飞的鸟类,那就更麻烦了,因为鸟类的活动半径要比老鼠大得多,传播给人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何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