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吸血鬼苍蝇不是苍蝇!奶奶空手抓苍蝇的绝技蕴含着科学真理

今年的冬天似乎并没有冬天的味道,午后暖阳下,一只苍蝇飞到了我的办公桌前…

闽南有句俗语叫“狗蚁食蜜,蝴蝇食臭臊”形容各有所好。苍蝇,很让人讨厌的一种昆虫,菜市场的鱼、肉摊子、住家的厨房水沟,常是蝇群密集的地方,厨房里除了悬挂“粘蝇贴”之外,还可以用苍蝇拍打苍蝇。而摊贩却不能用苍蝇拍去拍打鱼、肉上的苍蝇,又无处悬挂“粘蝇贴”,只能小风扇下挂几条布条,不胜其烦的将前来的苍蝇驱赶。

空手捕蝇的绝招

小时候,乡下的厨房里也有不少苍蝇,尤其灶头上更多。祖母不用苍蝇拍除蝇,但见她右掌五指微合,挥手横扫灶头,就捉了一大把苍蝇。然后往地上或灶膛里一甩,苍蝇全体暴毙地上或烫死在炭火之中。

其实,老祖母的这捕蝇绝技是有科学根据的。苍蝇,双翅目昆虫类,有几近360度的宽阔视野,加上其相当进步遁逃的反应能力,来确保它们的生存。

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有位具有“苍蝇博士”之称的狄肯森教授,他通过高速录影镜头分析发现,果蝇在预料到威胁来临时,会马上计算危险的方向、角度,然后调整姿势,随时准备朝相反方向遁逃飞离。而这一套临危应变的技巧,前后所用的时间只需0.1秒。不过如果同时从不同方向袭击,果蝇就会被迷惑,而不知该往哪个方向飞逃了。

苍蝇的临危应变也是一样,苍蝇拍上的洞,减少空气阻力,增快拍下去的速度,使拍下时所产生的气流减到最小,不让苍蝇感到有被袭击的危险。可是苍蝇见到拍子从上面打下来,就都朝两边斜向飞走。在灶头上的挥手横扫,无异与追捕朝相反方向飞逃的蝇群,效果比用苍蝇拍好。


苍蝇,属于双翅目昆虫类,之所以我们只能看到苍蝇的一对前翅,是因为它们的后翅已退化成了平衡棒,辅助飞行。苍蝇一般滋生于住宅区,白天活跃,晚间停息在屋角或天花板上,苍蝇除用双翅飞翔及嗡嗡作响之外,它们还可以在墙壁或任何光滑垂直平面上行走,或倒挂在天花板上漫步“大显神通”。

这是因为苍蝇身体结构上的黑科技,它左右两侧的6只脚形成2个稳定的三角形支撑着身体平衡,每只脚的末端都有一对勾爪能轻易的夹住物体不让自己脱落,同时,脚上还有一个爪垫有腺体,能分泌液汁,借着液体的表面张力,使苍蝇的脚贴附在任何平面上。

当你看到一只苍蝇停下来在在搓手的时候,其实它是在非常认真地给自己洗澡,苍蝇的双腿除有着类似鼻子的作用,它们到处飞,四处寻找食物,先用脚品尝各种食物的味道,然后开始,吃个不停,随时随地“解手”。它全身的细毛、脚上沾满了大量的细菌,当它们飞到脏物上爬来爬去时,脚上就粘有大量细菌,当它们落到我们的食物上开始搓澡时,自然而然,完成了细菌的传播。

苍蝇生活史:卵、蛆、蛹、成虫

苍蝇也并非一无是处,蝇类的幼虫叫做蛆,俗话说“蛆虫游泳 ———— 哪里臭往哪里钻 ”,蝇蛆在粪坑或腐败的动物尸体上可以看到。成熟的蝇蛆爬到干凉的地方化蛹,此时寄生蜂可趁机在蛹内产卵,寄生蜂的幼虫就把蝇蛆吃掉。幸免被杀的蝇蛹羽化后,雌蝇约过36小时就性成熟。只交配一次后,终生产卵,雌虫将精虫储存,陆续使用数回(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苍蝇的原因之一)。雄蝇有各自的地盘,不允许其他雄蝇入侵,但也会随时“迎娶”任何入境的雌蝇。了解了蝇类的生长规律,法医会利用蝇蛆在不同条件下的生长状况、龄期大小等特征,作为推断尸体的死亡特点和死亡期限的参考指标。


古籍中对于苍蝇的生态记载

我国最古老的辞典《尔雅》<释虫.第十五>中专论虫类 (注:古籍里所定义的“虫”类,实际包括动物学的“爬虫类”和“节足动物”,后者尚含有“非昆虫类”。) 《尔雅》中曾提到:“强丑捋。蝇丑扇。”等词,强、蝇等皆为虫名,《尔雅》所描皆为形容蝇类的生活习性。“强丑捋”,指的是苍蝇以脚自摩捋 (注:“强”,亦有指米中蠹小虫之说)。观察苍蝇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它们不飞的时候,经常会用脚自摩捋及用前脚清刷两个复眼,也常用一队后足“捋其翅”。这是因为蝇类足上的细毛,有味觉和嗅觉感受器。

“绳”字也有近似蝇类“好以脚自摩捋”习性的意涵,宋人陆佃的《埤雅》有云:“蝇好交其前足,有绞绳之象。故绳之为字,从蝇省。”蝇飞时嗡嗡作声,滋扰安宁,就是“蝇丑扇”,指蝇类有好扇翅的习性。

《诗经.齐风.鸡鸣》篇是一位妻子催促丈夫早起,去上朝的诗。全篇三章,第一章云:“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意思是说“你听公鸡在喔喔啼叫,大家都已经去早朝了。”而贪睡的丈夫却说“不是公鸡在啼叫,那是苍蝇在喧闹。”

金蝇

《诗经.小雅.青蝇》篇中,诗人以青蝇飞声比喻谗言,劝诫君王勿听。全篇三章,每章之首有“营营青蝇,止于樊”、“营营青蝇,止于棘”、“营营青蝇,止于榛”之句。苍蝇没有金属光泽,所以这些停在篱笆上、酸枣树上、榛树上的“青蝇”,不是苍蝇,是属于丽蝇科的金蝇。据清.邵晋涵《尔雅正义》:“苍蝇际晓群飞作声,青蝇则终日营营如有所求,皆自摇其翅也。”可以看出,古人观察何等仔细。

咬人非苍蝇

家蝇在舔吮食物

苍蝇的口器属于舐吮式,不能吃固体食物,只能吸液体物料,或用唾液将固体食物溶解、消化后吸取。

廐蝇

也会反刍半消化的食物,再吞下去。牛栏马廐有类似苍蝇的廐蝇 ,牠的口器属于刺吸式。棍棒形口吻的尖端,有角质切齿,以便切钻吸血之用 (下图)。廐蝇偶而也飞到住宅区,所以咬你的不是苍蝇,是廐蝇。

廐蝇露出尖端有角质切齿的棍棒形口吻,在腿上切吸人血。


诗情蝇语

今人提及苍蝇无不厌烦。古人常借景抒情,以物喻人,诗人的浪漫与多情,也为苍蝇赋予了一些别样的意涵。

  • 禅语

唐诗僧寒山《富儿多鞅掌》感慨当世:“富儿多鞅掌,触事难祇承。仓米已赫赤,不贷人斗升。转怀钩距意,买绢先拣绫。若至临终日,吊客有苍蝇。”富家人职务烦忙,事事难应承。仓米堆积多年,都已变赤红色,还不贷人斗升。时刻心怀取巧豪夺之计,买绢时要拣比绢还贵的绫。落得命终之后,吊 (吊) 客除苍蝇而外,别无他人。

宋守端禅师《蝇子透窗偈》云:“为爱寻光纸上钻,不能透处几多般。忽然撞著来时路,始觉平生被眼瞒。”苍蝇为了向阳寻光,在纸窗上忽上忽下、飞来钻去。可是撞来撞去,却老是碰上纸窗而落地。正当牠百般无奈之际,忽然凑巧地撞上刚才飞进来的那条路,才得了生路,飞了出去。世上学禅的人,大多数和苍蝇钻窗一般,一味研读禅宗经典或祖师语录,以为就可以入禅之门。瞎钻了一辈子,还是成不了佛。其实从内观默省,才是真正通向禅的“来时路”。

  • 秋声

韩愈《送侯参谋赴河中幕》诗云:“默坐念语笑,痴如遇寒蝇。”欧阳修《病告中怀子华原父》诗云:“自是少年豪横过,而今痴钝若寒蝇。”陆游《杭湖夜归》诗云:“昔如架上九秋鹰,今似窗间十月蝇。”诗人都以怕冷的苍蝇,在入秋后软绵绵、懒洋洋、动都不想动的习性为比喻。这个比喻,由来已久。唐人张鷟《朝野佥载》就曾记下了以冻蝇比喻人的性格:“苏味道才学识度,物望攸归,王方庆体质鄙陋,言词鲁钝,智不逾俗,才不出凡,俱为凤阁侍郎。或问元一曰:‘苏、王孰贤?’答曰:‘苏九月得霜鹰,王十月被冻蝇。’或问其故。答曰:‘得霜鹰俊捷,被冻蝇顽怯。’时人谓能体物也。”节引张鷟《朝野佥载》秋蝇不愿走动的特性,也成了墨人骚客喜爱引用的喻表。

周邦彦《醉桃源》词书写了一个思情妇人的情怀,下片有云:“情黯黯,闷腾腾,身如秋后蝇。若教随马逐郎行,不辞多少程。”除了用同样的苍蝇比喻之外,还用到了《史记.伯夷列传》“蝇附骥尾以致千里”的典故。这位女士虽然心情愁苦不乐如秋后蝇,若能“随马逐郎行”,精神一振,再远都不介意。

  • 名利

苏东坡《满庭芳》词云:“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着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蜗牛的触角、苍蝇的头,都是比喻极微小。世人终日营营苟苟,争名夺利。但是功名利禄,无非蜗角蝇头,况得失自有因缘。失之未必弱,得之未必强,何争之有?

宋周紫芝《竹坡词》其二《醉落魄》云:“ 柳边池阁,晚来卷地东风恶,人生不解频行乐。昨日花开,今日风吹落。杨花却似人飘泊,春云更似人情薄,如今始信从前错。为个蝇头,轻负青山约。”人本流转于世上,不应慨叹,毕竟花开花落为必然的现象,不应执著在世上名利的争逐。词人感叹从前自己竟为了蝇头小利,而轻易地辜负归隐山林的约期。(古人隐居于山林,因此多用青山意喻隐居)

感叹之际,一招横扫,办公桌前的这只寒蝇竟轻飘飘的躲过了我的杀招……

#冬日小美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