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谁是“老鼠”和“器皿”?

《红楼梦》第六十一回,回目标题是:“投鼠忌器宝玉瞒赃,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故事紧接上回,五儿的母亲柳氏的嫂子给了一瓶茯苓霜给柳氏,五儿为了感谢芳官,把茯苓霜包了一些,亲自连夜进园去送给芳官。回来时,碰见了巡夜的林之孝家的(林之孝家的是荣府的女管家),把五儿盘问了一通,加上司棋小丫鬟莲花的添油加醋,疑心五儿是贼,跟着到厨房里搜出一个玫瑰露瓶子和一包茯苓霜。正巧王夫人这边丢了玫瑰露,于是断定是五儿偷的,将她关了起来。

(司棋大闹小厨房)

而实际上,王夫人的玫瑰露是赵姨娘唆使彩云偷来给贾环的(彩云跟贾环好),五儿是冤枉的,但有口难辩,巴巴被关了一夜。幸好此案由平儿来断案,经调查后知道是彩云所偷,本可依实断案,怕这事儿会伤害探春(三姑娘),就是所谓的“投鼠忌器”。于是宝玉出了一个主意,由宝玉揽下来,案子由此平息。

其实标题中的问题对于“红迷”来说很“小儿科”,因为“鼠”当然指的是赵姨娘、彩云、贾环;但要捉这只“鼠”,必然会让探春脸上难看,因为探春是赵姨娘的女儿,相对于赵姨娘的人品和德行,探春是那个众人不忍打碎的“玉瓶”,是那个“器”。

这一回没有重大事件,我们可以顺带提一提《红楼梦》关于人物的塑造。

(《红楼梦》封面)

庞大的《红楼》人物系统,涉及到的人物有几百个,依清嘉庆年间的姜祺统计有440人,民国初年,兰上星白编了一部《红楼梦人物谱》说有721人,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红学家徐恭时统计《红楼梦》中一共写了975人,其中有姓名称谓的732人,无姓名称谓的243人。但这些人物,每一个人物都站得住,立得稳,足够立体,足够丰满,这才让人赞叹!

作者写柳五儿的娘,她是下人,是厨房做饭的下人,所以,她与角门口把门的小幺的对话才会是粗话连篇(这些粗话只能中年女子才能讲得出来),将一个中年妇女应对日常开玩笑的小辈的言语写得非常到位。当她应对莲花儿的责难时,她又能游刃有余地让莲花儿吃瘪,因为她跟莲花儿地位对等且年龄阅历胜过对方。

(柳嫂)

写司棋,她是迎春的大丫头,是“副小姐”的地位,因此,她才可能带着一群小丫头大砸小厨房,这是高一级的奴才欺负低一级的奴才,是人性。

(司棋)

写彩云的笔墨不多,但彩云就在短短的描写之中丰满起来:1、她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羞恶之心感发”,于是要站出来承担,所以宝玉站出来说“彩云姐姐果然是个正经人。”2、当宝玉答应揽事时,彩云反倒坚决不领情,“我干的事为什么叫你应,死活我该去受。”她足够直正,也足够专一,她跟贾环走得近,就疏远宝玉,她也是个性情中人。3、但当平儿给他讲清如果她去认会伤到探春时,她又足够通情达理,并且“低头想了一想”(这个“低头想一想”很传神)方才依允。

(彩云)

平儿的描写更是传神,下篇专门写,平儿也值得专门的一篇。因为《红楼》写她的细节太多了,《红楼》对于人物的描写,多体现在细节里。

(平儿决冤狱)

依照脂砚斋评语,《红楼梦》的“作者从不安逸苟且文字”(第九回),且“文章中无一个闲字”(第六回),它是真正的“秉刀斧之笔,撰成此书,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少”(第五回),它是真正“十年辛苦”,一字一句锤炼出来的作品。

(【跟着布丁读红楼】之131,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版权方所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