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毒蛇张大嘴巴被无数蚂蚁咬了。一些蚂蚁爬进了它的嘴里和身体

“胆大妄为的恶棍虽然毫无德行却尽享荣华,善良的人们只因为不敢冒险而自甘贫困,但是恶棍大多最终没有好下场。”

01

山林里一条浅黄底色,黑色斑块的毒蛇,仗着身粗体长,牙齿尖锐,又有剧毒在身,横行霸道,欺凌弱小,越弱小的生灵越遭到它的欺凌。

小小的白蚁就是被它欺凌最惨的。

白蚁单纯善良,面对欺凌总是含泪忍受,从不还击。

毒蛇觉得欺凌白蚁没有任何风险。

还有白蚁太弱小了,似乎没有力量还击,也只有任毒蛇欺凌。

毒蛇摧毁白蚁的巢穴,捣毁白蚁的食物,吃白蚁蛋,用它沉重粗大的身子压死压伤白蚁。

巢穴是无数白蚁用汗水和心血建造的。

那些食物是白蚁用来过冬和应对饥荒的、比它们的生命还宝贵。

那些食物,是无数工蚁爬坡过坎,冒着被风吹走,被水淹死,被烈日晒死,还有跌落扭断腰,刮掉触角等等危险,用骨瘦如柴的身子从很远的地方背回来的。

每年都有无数白蚁死在搬运食物的征途上,更有无数白蚁因为搬运食物而落下了终生残疾。

曾有一只白蚁在搬运食物的路上,不小心跌落几十丈高的悬崖下的深潭,爬了几十天都没有再爬上悬崖,后来活活饿死在潭中。

02

白蚁为了躲避毒蛇,也为了寻找和储备新的食物,被迫背井离乡,迁徙到异地他乡,重建家园。

可是毒蛇总有办法找到它们的新家。

然后白蚁的家园再度被毁,无数白蚁蛋被吃,更有许多蚁族勇敢的兵蚁死于保卫家园的战斗中,无数一生勤劳的工蚁也或死或伤,尸首横呈,断肢残躯,随处可见,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那些白蚁后用来孕育孩子的白蚁蛋,那些寄托着白蚁后对蚁族的希望的还未出世的宝宝,都葬身于毒蛇之腹。

为了延续蚁族生命,白蚁后带着所剩不多的白蚁,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向着吉凶难测的、障碍重重的又一个远方爬去。

白蚁们一个个拖着瘦得不能再瘦的细细小小的身子,排成一线的队伍爬行在曲折艰难的路上。

这次它们能不能躲过毒蛇的侵扰?只有天知道。

03

当白蚁远迁之后,重建的家园又一次遭到了毒蛇的侵袭。

之后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

毒蛇成了它们永远的噩梦。

以致于一只断了两条腿的老白蚁,时隔多年后还心有余悸地给年轻的白蚁讲起它遭受毒蛇残害的恐怖经历。

那天,它刚刚和别的工蚁从几里外的地方跋山涉水搬运食物回来,突然一阵阴寒之气刮来,它感到莫名的恐惧,仿佛那阴寒来自恐怖的地狱,让它不由自主地颤抖不已。

接着它就见到了一条像粗大的藤子一样的东西凶神恶煞般地来了。

很快,一队队勇敢保护家园的兵蚁尽数献身,血染家门。

接着它和别的工蚁就遭到了毒蛇的碾压,它的两条腿就在毒蛇的碾压中,被毒蛇压下来的像刀片一样的石片割断了,伴随着剧痛,它昏了过去……

04

一生多畏惧,命危如晨露。

面对又一次的绝望废墟,劫火剩灰,从毒蛇的身下死里逃生的白蚁们嚎啕大哭。

它们除了哭泣悲伤外,控诉无门,不知如何是好。

天塌地陷的灾难,无尽的悲痛压在它们细瘦如线的腰背上,像大山一样沉重,压得它们喘不过气来。

生存环境严酷,它们祖祖辈辈都处在极度贫困中,经常吃不饱肚子,长期营养不良,饿得越来越瘦,瘦得腰都要断了,身体也越来越弱小。

环境恶劣,但白蚁后并没有放弃,她呕心沥血,操心劳神,精打细算,将所有的事情都统筹安排得恰到好处,连自以为聪明的精明绝顶的人都望尘莫及。

工蚁也都尽职尽责,面朝黄土背朝天,为了食物,终其一生都在奔波劳碌。

可境况还是越来越差,命悬一线,毒蛇的袭击如同悬挂在天上的斧子,随手都可能砍下来。命运之神从未眷顾过它们,无论它们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命运。

作为真正的芸芸众生,它们身微如尘埃,心苦如黄连,命危如晨露。

有人曾为它们写过诗:

你腰细如线

也命悬一线

纵使微风

即便细雨

都能把你打湿吹翻

你气若游丝

生紧挨着死

一点微震

都吓得你魂飞魄散

你弱小得可怜

露水一滴

都如同湖泊一片

细缝一道

都如同深沟大坎

任何一点恶力

都能让你身断肢离

05

经历过无数次腥风血雨,白蚁后目睹了数以亿计白蚁的死伤,无数次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孩子们断肢流血,痛苦挣扎,然后悲惨死去,她流干了全部眼泪。

无数次灾难给了她无尽痛苦的同时,也给了她坚强的心和渐渐觉醒的智慧。

蚁族生死存亡之际,她必须为孩子们,为蚁国找到活路。

她终于想出了办法:

她想先通过文明的方式,约毒蛇比赛,用比赛的胜利换取毒蛇的承诺,承诺不再侵略蚁族。

如若不行,再拼死一战。

毒蛇面对白蚁后的主动邀赛,大感意外,小小的蚂蚁竟然要跟本龙比赛,本龙是谁,你们算个啥?尘埃都不如!

聪明的白蚁后激将它,说它不敢比。

毒蛇一听,就说,笑话!本龙会怕你们?

比就比!

白蚁后说,咱们就比上树,敢不敢?

毒蛇不屑地说,虽说你们蚂蚁上树有点小名气,本龙难道就不会上树吗?

看在你们可怜的份上,就依你们,用你们最擅长的来比,要不是你们的蚂蚁上树有点名气——不过也就是人族对你们的蚂蚁上树感点兴趣,稍微当一回事——本龙真不屑于和你们比呢。

白蚁后说,输了的话,不得再侵扰我们蚁族。

输了?这你们也敢想,真是可笑不自量!

毒蛇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输,所以就认为根本不存在白蚁后说的输了怎么样的问题,而白蚁后激将着它,让它答应了假如输了的话就按白蚁后说的办,永不侵扰白蚁。

怎么个比法?毒蛇傲慢地问。

白蚁后说,爬附近大树十趟,坚持到最后先下到树根的为赢。

毒蛇不屑地说,那有何难?保准你们输个心服口服。

为了炫耀自己厉害,广为宣传自己的辉煌,毒蛇要蚂蚁广为宣传,邀请所有的生灵都来观看比赛。

白蚁后很高兴地答应了,她还担心如果见证者少了,事后毒蛇不认账呢,所以不遗余力地广为传播比赛的消息,邀请所有的生灵都来观赛。

06

白蚁后选派了一只名叫蚍蜉的大蚂蚁(蚍蜉在人族眼中有渺小可笑、不自量力的意思,而在蚂蚁中,却是一个光荣的称号),他身强力壮,反应敏捷,善于奔跑攀爬,曾经爬过无数深沟大壑,翻越过数座崇山峻岭,爬功了得。

白蚁后对他说此次比赛,不仅关乎蚁族荣耀,更关乎蚁族生存。孩子,希望你不负使命,凯旋而归。

他满含热泪,连连点头,然后带着母亲蚁后的重托,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了比赛场地——一棵大树下。

观者云集,大都是一些游手好闲、爱看热闹的家伙。

它们起哄加油,助兴也添乱,现场乱哄哄地,要多热闹有多热闹。

毒蛇是特别好面子的,在这么多生灵面前,对手又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蚂蚁,所以比赛一开始,它就仗着自己强悍力大,发力猛爬,很快就完成了一个来回。

而叫蚍蜉的大蚂蚁还只完成了一个来回的一半。

所以第一回合毒蛇胜。

观者都认为蚍蜉输定了,嘲笑声此起彼伏,说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小小的蚂蚁怎么比得过那么大的长虫呢?人家那么长的身子,稍微挪动一下,都够它蚂蚁爬半天的。

第二回合还是毒蛇胜。

……

第五回合,蚍蜉快要追平了,毒蛇险胜。

这一回合毒蛇虽然胜利了,但是它累得够呛,气喘吁吁地,大有强弩之末的感觉。

可是极其好面子的它硬撑着,继续爬。

而勇敢顽强的蚍蜉,却越战越强,这点路程,相比他曾经奔走过的那迢迢百里千里,根本不值一提,简直就如同顶级马拉松冠军在家门口溜了个弯一样。

不但实力如此,更何况他还怀着崇高的使命,为弱小的蚁族而战,为荣耀而战,为正义而战,强大的精神支撑着它,赋予了他强大的动力。

他的速度在加快。

第六个回合,平。

观者大都看出了毒蛇的败局,又开始嘲笑毒蛇了。

毒蛇恼羞成怒,虽欲强争,无奈力气早已被它前面的逞强猛爬透支完了,第七个回合,它败了。

第八回合,它几乎爬不动了,虽然后来挣扎着爬,可是爬不到一两尺高,就滑落下来。

挣扎了几次后,它累瘫在大树根下。

比赛以蚍蜉的绝对胜利圆满结束。

欢呼声山呼海啸地,大家都为蚍蜉喝彩叫好,为蚁族喝彩叫好。

毒蛇灰溜溜地爬进茂密的草丛不见了。

终于扬眉吐气,蚁族一个个喜极而泣,喜气洋洋,欢天喜地热烈庆祝这一意义非凡的胜利。

它们为以后再也不会遭到毒蛇的侵袭而欢欣鼓舞,它们手牵着手,围绕着大树载歌载舞,欢声笑语满天飞。

可是单纯善良的它们错了,相信邪恶的家伙的话是会吃亏的。

07

跟魔鬼订约的只能安宁一时,总有一天魔鬼会显出它无赖的本性。

毒蛇输了,暂时遵守了承诺。

可它对被小小的白蚁打败丢脸而怀恨在心,一直想着报复。

还有,它看到白蚁繁衍很快,白蚁蛋堆成小山,又想到时间已久,众生灵对它承诺的事情早都淡忘,它的贪婪恶性再度发作。

灾难再一次降临。

这次损失更大。

毒蛇不仅是为了白蚁蛋,还带着报复心,想要赶尽杀绝,所以破坏力也就空前地大,白蚁遭受了极其惨烈的重创,死伤是以前死伤最多的一次的两倍。

白蚁后终于决定拼死一战了。

08

但仅凭着她的王国是无法战胜毒蛇的,她需要联盟。

她去找了她的远亲表姐红蚁后。

红蚁又称火蚁,性子火爆,嫉恶如仇,战斗力远在白蚁之上,连强大的人族都有点怕怕的,提到红蚁都会心惊色变。

据说有一座叫红蚁的山,山上红蚁成群,只要人上去跺跺脚,立马就会有密密麻麻的红蚁钻出来爬满你的全身。

当地人都不敢上那山上去。

由此可见红蚁的厉害。

红蚁后得知表妹白蚁后的不幸,非常难过,与她相拥痛哭。

红蚁后怜惜地说,表妹啊,真没想到你会遭遇如此的欺凌,臭长虫太可恨了!

姐姐既然知道了,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也是巧了,子弹蚁的王子一直想追本后,本后看他虽然勇猛,但是头脑有点简单,还有,对他是不是真的爱本后也不确定,犹豫着没有答应,正好考验考验他,看他是不是真的能为本后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白蚁后早就耳闻了子弹蚁身板是普通蚂蚁的五倍之大,并且英勇善战,现在知道有了如此强大的盟军,喜出望外,精神振奋,连声感谢。

09

子弹蚁王子收到红蚁后的召唤后带领子弹蚁大军星夜兼程,两日后便到。

与他一起来的还有子弹蚁国第一勇士,被称为猛虎的他的英勇善战、潇洒英俊的亲兄弟。

他本就好战,加上又是美蚁调遣,正是名扬蚁族,赢得青睐的良机,自是迫不及待,恨不能当即杀向战场,展神勇风采,抱美蚁而归。

他的亲兄弟猛虎也是怀着征战沙场,杀敌除恶,一战成名,赢取蚁族美蚁崇拜爱慕的雄心壮志,亟不可待地要投入战斗。

猛虎见到白蚁,顿觉眼前一亮,心中一阵幸福的震颤,幸福得几近昏厥,不由热血沸腾,强电涌流,暗暗称奇,天下竟然会有如此洁白如玉,貌美如花的美蚁,最最打动猛虎的是,白蚁后那美目中盼顾流转的柔情和忧郁,以及从未见过的经历风霜苦难后的沉静聪慧,干练坚毅。

白蚁后猛一见到高大威猛,英俊潇洒的猛虎,尽管忧心国事,心系大战、难有闲情浪漫的她也竟然芳心一动,仿佛一束黎明的曙光投射在风霜重重的心田,久违的春暖花开的感觉让她一时忘神,痴了一般。

直到明察秋毫的红蚁后打趣提醒,她才猛然清醒,不由脸红心跳,暗自责怪自己失态,更责怪自己不该在此时有如此私情之想。

白蚁后刚才的羞涩平添风情万种,无限妩媚,更让猛虎心旌摇曳,情难自禁,当即就向白蚁后求爱。

白蚁后虽然满心欢喜,但是却矜持着以大战在即,勿谈儿女私情为由而拒绝。

红蚁后对表妹的心思洞若观火,有心成全一桩好事,就笑着对猛虎说,好好杀敌立功吧,将军凯旋归来,本后自会为将军牵线搭桥。

猛虎一听,心花怒放,再三拜谢,说本蚁的终身大事就托付在蚁后身上了,本蚁敬候佳音。

白蚁后假装嗔怒,并转移话题,本后可没答应,表姐还是好好款待子弹蚁王子吧,王子可是冲着你的面子才来的啊,是不是啊,王子?

子弹蚁王子连声说,那是,那是,本王愿为蚁后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红蚁后对子弹蚁王子很满意,高兴地对白蚁后说,就让子弹王子赴汤蹈火,让他当先锋吧,不能辜负他的一腔热情嘛。

哪能让客人冒险打先锋呢?白蚁后说,应该由我们白蚁做先锋,毕竟是我们白蚁的事情啊。

她深知从战略战术谋划布局上看,最好的力量不宜拿去冒险,最佳的方案应该是由白蚁先上,因为白蚁个个都带着家园被毁的哀痛,抱着复仇的决心,哀军必胜嘛。等白蚁消耗了毒蛇的力量,再由盟军上比较稳妥。这样既是战略需要,也是为盟军安全考虑。

接着她建议,分成三路大军,白蚁为第一路,作为前军,第二路为红蚁,作为中路军,第三路为子弹蚁,作为后路军。依次出击,轮番进攻。

红蚁后听了甚为钦佩,不由叫好,并提议由白蚁做总指挥。

子弹蚁王子唯红蚁后之命是从,当下也无异议。

10

一场灭蛇大战即将打响。

三路大军在毒蛇周围悄然集结,分地驻扎,纪律严明,井然不乱。

特别是白蚁大军,不同梯队划分清楚无误,第一敢死队,第二敢死队,第三敢死队,位于队伍最前列,各个勇士摩拳擦掌,跃跃欲战。

它们都是能征善战的兵蚁。

敢死队后面的是中军主力,也都配员齐备,盔明甲亮,整装待发。

它们主要是工蚁,不过都经过了格斗拼杀训练,战斗力虽不如敢死队,但是由于数量众多,整体战斗力也相当了得。

中军后面是预备队,也是工蚁组成,阵容仅次于中军,但是战斗力却也并不弱。

另外还有白蚁后的王室特别护卫队,是兵蚁中的精锐,身手敏捷,特别是都有一颗为保护白蚁后而甘愿舍身的心。

还有后勤保障救援队等,少部分是工兵蚁,善于遇水架桥,逢山开路,大部分是一些老弱幼残白蚁,但是个个也都精神振奋,发誓要为蚁族,为消灭毒蛇而洒尽最后一滴血。

白蚁后对刚从灾难中劫后余生的白蚁们还能有这样的表现而感动,欣慰,骄傲,她满含热泪,慷慨激昂地讲道:

孩子们,勇士们,多年来我们蚁族饱受毒蛇这个恶棍的欺凌,它毁我家园,坏我粮仓,吃我孩子,残你兄弟姐妹,无恶不作,罪行滔天。我们一忍再忍,然而忍让换不来安宁,软弱得不到和平,今天我们不再忍了,我们要奋起战斗,拼死一搏!

孩子们,勇士们,为了家园,为了尊严,为了死去的亲蚁,拿出你们的勇气,张开你们的口,挥动你们的触角,向着毒蛇进攻!

11

蚁族虽小,一起发怒也能地动山摇!

无数白蚁敢死队勇士乘着毒蛇熟睡之时,悄然逼近,突然发动了袭击。

只见一只,两只,无数只白蚁爬上了毒蛇的身子,用它们老虎钳一样的夹子使劲地夹毒蛇的皮肤,用嘴咬毒蛇的肉,用手脚挠毒蛇的鳞片。

无数处痒点把毒蛇惊醒,满身密布的蚂蚁让它大惊失色,暴跳如雷,怒吼道,反天了,小小的东西也敢爬上本龙的龙体,真是胆大包天!

它一边怒吼斥骂,一边剧烈地扭动打滚,企图吓唬赶走蚂蚁。

无论它怎么折腾,敢死队勇士就是不退,死死地叮咬着它,哪怕被它打滚压死,尸体也还粘在它身上,让它害怕让它恐怖。

白蚁敢死队第一梯队由于毒蛇的扭动和打滚而被毒蛇压死了很多,后来几乎全部壮烈牺牲。

白蚁敢死队第二梯队立即补上。

它们个个也都怀着复仇的怒火,带着满腔的义愤,奋勇争先,拼死搏杀,又挠又咬。

第二梯队全部壮烈牺牲。

第三梯队又立即补上。

同样非常勇猛,奋不顾身。

毒蛇继续扭动打滚,似乎还企图逃跑,当然也可能是想在运动中通过摩擦杀伤蚂蚁。

第三梯队眼看要拼光了,白蚁后一挥手臂,中军大部队浩浩荡荡地杀向毒蛇,将毒蛇围了个层层叠叠,严严实实。

一只只白蚁,前赴后继,源源不断地爬向毒蛇,有的被毒蛇压断了几条腿,触角都断了,但是仍然坚持战斗,直到拼尽了最后一点力气。

白蚁心中疼痛而自豪,她为死去的勇士们心痛,也为蚁族有如此的好男儿而自豪。

她热泪如雨,心血沸腾。

正是:

战士军前半死生,蚁后血泪慰豪情。

12

毒蛇经过敢死队三个梯队的猛攻,精力被消耗不少,现在又遭到白蚁中军大军的围攻,更是疲于应付,渐显颓势。

但是它毕竟身粗体长,强悍非常,一时半会儿还不愿意认输投降。

它一边继续扭动打滚压死压伤白蚁,一边嘶嘶咆哮,恐吓怒骂,缠咬反击,但是它的缠功,咬功,毒技,对付大的生灵有效,但是对白蚁毫无效果。

它被白蚁叮咬得浑身奇痒难忍,又急又气,却又无可奈何,就那么在地上扭动着丑陋的身子,大张着口,喘着气。

直到精疲力竭,才减弱了挣扎,白蚁大军的攻击却依旧猛烈地持续着。

不过,白蚁大军也渐渐力弱体力不支,消耗不少。

白蚁后不忍心白蚁的勇士们再流血流汗,传令全军撤下休息。

13

立马,红蚁大军扑向毒蛇。

攻击更加猛烈。

姐妹情深,兄弟意重,加上蚁族有难,个个有责的团结友爱观,再加上红蚁天性中的火爆脾气,又被义愤所激发,好家伙,红蚁勇士们在红蚁后的号令下,也不分什么梯队,什么先锋,什么中军后军的,一拥而上,急急躁躁地就上了,一个个地那叫一个猛啊,只见它们呐喊着,山呼海啸般地冲向毒蛇,像一片火海般地淹没了毒蛇。

它们用前夹夹,用尖尖的嘴咬,用手挠,虽然队伍有些乱,但是攻击力度却比白蚁强很多。

毒蛇刚刚还在因为白蚁大军突然全部撤离而庆幸和得意,以为是被自己的恐吓威胁吓跑了呢,没想到突然有更多更猛更恐怖的冒着火的蚂蚁杀来。

它疲惫至极,可是不得不再次扭动着身子应付。

而它的这些挣扎都是徒劳的,它身上不断增加红点痒块,这些红点痒块比起白蚁留下的更加难受,不但奇痒,还灼烫无比,如同烙铁抵在肉上烧。

刚才的白蚁还没有突破它鳞片上起保护和连接作用的薄膜,还没有进入鳞片缝隙,没有伤及它的肉,而现在这些红蚁凶猛且狡猾,集中攻击它的薄膜。

它们大军虽没有分梯队,但一旦近身后,却自觉地分成上百只、甚至数百只组成的一个个攻击组,盯住一处,集中攻击,又咬又挠,还用触角扎,用尖嘴撞,用夹子夹住撕扯。

功夫不负有心蚁。

终于它脖子下的一处薄膜被攻破了,红蚁们大叫着从破口处涌进去,有的直接攻击它破口处的鳞片缝隙,挠咬它的肉,有的向着前后延伸战果,给它以更大面积的重创。

那种奇痒,那种灼烫,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能的痛苦让它发疯发狂,如置身地狱,惨遭极刑。

红蚁的攻击才开了个头,还有更多的红蚁正在它身边等着呢。

在一声声哀嚎和求饶中,毒蛇遭受了漫长的惩罚。

红蚁大军也累了,攻击势头减弱了,红蚁后指挥它们撤了下来。

14

而早就等不及了的子弹蚁大军,它们已经数十次请战了,现在它们终于等来了参战的机会,子弹蚁王子和他的兄弟猛虎一马当先,冲向了毒蛇。

它们以一当万,一上去,就生生从毒蛇身上扯下一块皮肉来,血淋淋地,疼得毒蛇撕心裂肺地惨叫不止。

毒蛇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的疼痛,简直就真的像有颗子弹穿过了它的身体,又或者是像有颗生锈的钉子扎入它的身体,然后再在火红的木炭上烤一样。

子弹蚁的大军勇士们个个也都唯恐落后,生龙活虎般地杀向毒蛇,搅起尘土百尺,遮天蔽日,天昏地暗。

毒蛇早已经被白蚁和红蚁两路大军的进攻整得奄奄一息,气若游丝,哪还有什么抵抗力,只能任由子弹蚁的千军万马冲伐咬挠,毒刺。

它的皮肤上,肉里,鳞片里,嘴里,眼睛里,密密麻麻,层层叠叠都是子弹蚁。

一队队的蚂蚁爬进了毒蛇的口中,进入它体内,爬满了它的五脏六腑,叮咬抓挠它的内脏,更用尾刺上的毒刺扎它邪恶的心,它又痒又痛,疯狂地扭动着。

最后它身子肿胀得像被水泡胀的枯藤一样,一动不动地瘫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蚂蚁们,白蚁,红蚁,子弹蚁欢欣鼓舞、载歌载舞自不必说,要说的是它们结成了坚固的联盟,团结起来一致对付那些邪恶的东西。

还有,子弹蚁王子如愿以偿,赢得了红蚁后的青睐,而子弹蚁的兄弟猛虎也因为神勇善战,加上红蚁后和子弹蚁王子的共同撮合,也赢得了白蚁后的欢心,白蚁后考虑再三,最终答应了他的求婚,于是乎,他们一起喜结良缘,花好月圆,欢天喜地地开始了幸福的新生活。

正是:

毒蛇粗长便猖狂,处处为恶做强梁。

毁巢害蚁无休止,群蚁为其掘坟场。

附红蚁和子弹蚁简介:

一、红蚁简介:

红蚁,蚁科火蚁属动物,是高度分化的社会性昆虫。

红蚁是一种外来侵入物种,原分布于南美洲巴拉拿河流域 (包括巴西、巴拉圭与阿根廷)。1930年左右入侵美国并扩散至13个州,2001年红火蚁成功地跨越太平洋,入侵新西兰与澳洲。近年在中国台湾发现有红火蚁,我国红火蚁来源可能是通过物品交流意外传入。

外形特征

红火蚁属于昆虫纲膜翅目蚁科家蚁亚科火蚁属,是高度分化的社会性昆虫,常见工蚁大小约3~6mm,红褐色。形状与家里常见的小黄家蚁相似,但比小黄家蚁大。

红火蚁腹部末端的螫针,当爬上人体皮肤后会螫叮,并注入毒液。

生活习性

红火蚁食性杂,既可吃土壤环境中土栖的动物如蚯蚓,也吃农田害虫,还会取食作物的种子、果实、幼芽、嫩茎与根系,影响作物的生长与收成,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栖息环境

红火蚁成熟蚁巢会形成明显拢起的沙堆状的蚁丘,高于地面10~30公分,周围有很多蚂蚁活动。主要侵害农田、山坡、高尔夫球场、公园、乡村住宅外围等开阔向阳的场所。

如何发现红火蚁入侵?

A. 发现疑似蚁丘:于农田、山坡、高尔夫球场、公园、住家庭院、学校等环境中,发现有高于10公分以上的蚁丘,或有大规模沙堆状的蚁丘,可初步怀疑为入侵红火蚁。

B. 发现大量褐红色蚂蚁:于农田、山坡、高尔夫球场、公园、住家庭院、学校等环境中,发现地面上有越来越多的褐红色蚂蚁。

C. 被蚂蚁螫叮后有火灼伤般疼痛感,继而出现搔痒红肿、脓泡,可怀疑被入侵 红火蚁螫叮。

繁殖方式

像其它蚂蚁一样,火红蚁的巢里大多数是不能生育的工蚁,还有一只有生育能力的女王,每一年女王都会繁殖一些有生育能力的“王子”和“公主”,让他们飞出巢交配,然后“王子”死去,“公主”——现在是女王了——飞到远处去另立家园。

红火蚁蚁后寿命约 6~7 年,职蚁 ( 工蚁和兵蚁) 寿命约1~6个月。红火蚁可通过带坭植物货物运输长距离被动扩散,也可以通过雌雄火蚁分飞交配后扩散,交配后的雌蚁可飞行3~5公里另筑新巢。

红火蚁繁殖速度很快,数量巨大,成熟蚁巢的蚂蚁个体数可达20万至50万只,且蚁巢多位于开阔向阳的地方,巢体易受外来破坏,人群不小心接触蚁巢往往会遭受大量火蚁螫叮而受到伤害。

二、子弹蚁简介:

子弹蚁(学名:Paraponera clavata),蚁科色木工蚁属动物,被评为“全球十大毒性最强动物”之一。

子弹蚁有着强壮有力的上颖和尖锐带毒的尾刺,体长约3厘米,体型约为普通蚂蚁的5倍,是世界上体形最大的蚂蚁种类之一,主要分布在亚马逊地区的雨林中。

热爱挑战的子弹蚁战斗力十足,竟将比它们体型要大的昆虫和小型蛙类视为扑食对象。让人意外的是,令不少大型动物闻风丧胆的子弹蚁,唯一的克星却是比它们小很多的驼背蝇—蜜蜂的一种寄生虫,样子很像小蚂蚁,成虫的体长只有三、四毫米。

生活习性

子弹蚁可以以小型蛙类为食,但它们的克星却是体型小得可怜的驼背蝇。成虫体长3—4mm,很像小蚂蚁,对蚁群危害很大,应加强防治。当子弹蚁挥舞着大钳子招摇过市时只要碰到驼背蝇它们就会直接面临死亡的威胁,即使身上带有剧毒也束手无策:因为微小的驼背蝇有一种专门对付子弹蚁的解毒药,而子弹蚁的钳子太大太重,根本不能给对手造成任何威胁。最后,这些苍蝇达成了目标:它们把卵产在这个庞然大物的身上。子弹蚁的体型要比它们大上100倍。它们的蛆虫注定可以大吃一顿了。

"让子弹蚁咬你一口,你不会死,但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子弹蚁也正是由此得名,被它叮咬后像子弹穿过一般疼痛。是一种最疼痛的叮咬。在施密特叮咬疼痛指数中,子弹蚁被描述为“带给人一浪高过一浪的炙烤、抽搐和令人忘记一切的痛楚,煎熬可以持续24小时而不会有任何减弱。

因此,它们才有了这个霸气十足的名字。可是,被子弹击中的疼痛感又有多少人真正感受过?美国昆虫学家贾斯汀·施密特为了知道被不同昆虫蛰咬后的感觉,竟亲身体验了150多种昆虫的蚕咬,其中就有子弹蚁。在他编写的“施密特疼痛指数”排行榜里,被子弹蚁叮咬后的疼痛指数排名第一。

贾斯汀·施密特这样形容:“那种感觉就像有颗生锈的钉子扎入脚后跟,然后再赤脚走在火红的木炭上。”一般情况下,被一两只子弹蚁叮咬不会伤及性命,但疼痛感会迅速扩散,有时即使你的手被叮咬,肩膀也会疼,甚至整个胳膊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都动弹不得。值得注意的是,若被众多子弹蚁叮咬,可能会危及生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