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为什么全民“扫除四害”?

为了进一步提高人们的健康水平,从1952年起,以“消灭四害”为核心的爱国卫生运动在包括北京在内的全国范围内展开了

当时为什么要“消灭四害”?“四害”包括什么

当年的“四害”指的是老鼠、麻雀、苍蝇和蚊子

时任卫生部长李德权曾说过,许多危害人类健康的最严重疾病都是通过老鼠、苍蝇和蚊子传播的。从1939年到1948年,超过2.3人死于鼠疫,据估计疟疾患者每年有5000多万人。消灭麻雀是为了保护庄稼。老鼠偷食的情况更为严重,老鼠会破坏农作物、建筑物、堤坝和杂物

在北京,出现了“消灭四害”的热潮。仅在1956年3月1日至9日的九天内,该市人民就捕获了145000多只老鼠。几乎全民参与

1957年12月,开展了冬季“消灭四害、促进卫生”运动,全市十个区消灭了70多万只老鼠和麻雀

1958年1月11日,《北京日报》第二版,“70万只老鼠和麻雀死亡”

在“四害扑灭”运动中涌现出许多捕鼠捉雀专家

1958年初,海淀区捕鸟员唐庆禄热情向前来咨询的人传授捕鸟经验。冯文刚/图

当时,《北京日报》也多次以图文形式刊登各种捕鼠捕鸟的方法,以方便市民学习和使用

在如火如荼的“四反”运动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例如,1958年1月21日,在《北京日报》第三版的读者来信中,北京林业学院的张忠回忆说,有一天,我去东郊时,遇到几个小学生在田里抓老鼠。一个学生发现了一只老鼠,大家都围了起来。然而,当他们发现这是一只没有尾巴的秃头老鼠时,他们放走了它。当我问他们为什么时,一名小学生回答说:“老师让我们打老鼠,给它一条尾巴。没有尾巴你想让它做什么。”可以看出,老师没有向学生解释“消灭四害”的真相。

1958年1月21日,《北京日报》发表了一份1956年的《跑向死老鼠》,记录了一些居民的反复抛掷,以统计捕鼠数据。文章中提到西单“消灭四害”“办公室要求街道办事处填写每天捕鼠的数字日报。表格上最多有8个项目:机关、工厂和建筑工地、学校、工商户、托儿所和幼儿园、国有公司和合作社、红十字会成员、普通居民等。每天捕获的老鼠数量按类别明确填写。无论老鼠是被红十字会成员或普通居民杀死的,还是被女活动家或其他人杀死的,追求这些数字对捕鼠没有实际意义“消灭四害“在公民中广泛开展。西单南龙街居民周永泉向街道干部介绍了用洗手盆抓老鼠的经验。高红/图

1957年冬天,海淀区靛蓝厂中心小学的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在地上挖鼠洞捕鼠。冯文刚/图

随着社会生活和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四害”名单也在变化。麻雀从“四害”名单中退出的过程,反映了人们对自然平衡关系的逐渐认识

在“扫除四害”运动中,北京市开展了多次全市性的围剿麻雀突击行动。1958年4月19日至21日,北京集中围剿麻雀,专门成立首都突击围剿麻雀总指挥部,并发布了全面围剿麻雀作战计划。作战方法包括毒饵、火枪伏击、夜间堵截等

1958年4月16日,北京日报第一版,“城市围歼麻雀战争即将开始”

当时,麻雀被定义为“有害鸟”,主要是因为麻雀“与人争食”。但一些科学家认为,从长远来看,麻雀的利益应该得到重视。

本报曾发表过一篇关于鸟类和动物的利与弊的文章。文章提出,鸟或兽对人类是有益还是有害,需要具体分析,不能是绝对的。它还引用了罗泽勋和郑作新在《文汇报》上发表的关于鸟兽利与弊的论述,“麻雀虽然对农作物危害很大,但在繁殖期主要吃昆虫,在冬季和寒冷季节主要吃杂草种子,所以它们仍然有一定的益处。”

1958年春天,捕雀军在昆明湖畔作战。

科学家的意见引起了中共中央的注意。1960年4月6日,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谭振林在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报告麻雀问题,”麻雀几乎被害,粮食逐年增加,麻雀对粮食生产的危害大大减少;;同时,树木和果树的面积也有了很大的发展,麻雀是树木和果树害虫的“天敌”。因此,麻雀以后不应该再被打了。大会批准了谭振林的报告,通过了《国家农业发展纲要》,并将上一次修订草案第27条关于“消灭四害”的规定修改为:从1956年起的12年内,基本上在所有可能的地方消灭老鼠、臭虫、苍蝇和蚊子。”

在70年代末,随着蟑螂逐渐成为主要的家庭害虫,“臭虫和蟑螂”被列为四大害虫之一;后来,臭虫的危害逐渐减少,并在“四大害虫”中“,臭虫被蟑螂完全取代了。”历史数据:新京报集团图形数据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