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的收获蚂蚁不可能是“野蛮的”

扬子晚报网1月20日讯 (通讯员 王少博 记者 薛玲) 扬子晚报记者从南京海关所属金陵海关驻邮局办事处获悉,该办新近在一进境邮件中查获了4只野蛮收获蚁。

金陵海关关员在进境邮件中查获的野蛮收获蚁 陈鑫 摄

现场海关关员在对进境邮件实施X光机例行检查时,发现一个邮件机检图像显示异常,随即开箱查验,发现内容物为4个试管,每只试管内都有1只蚂蚁。

这4只蚂蚁的个体约长1.5厘米,活动力强,试管口有一团海绵封装。经南京海关动植物与食品检测中心鉴定,该批4只蚂蚁均为野蛮收获蚁蚁后。

金陵海关关员在进境邮件中查获的野蛮收获蚁 陈鑫 摄

据悉,野蛮收获蚁主要分布于摩洛哥、法国等一些国家,国内无野生种分布,近年来国内一些玩家会将野蛮收获蚁当宠物饲养。野蛮收获蚁有食用和收藏植物种子的习性,捕食积极,且繁殖能力强,一旦逸散可能危害当地生态环境和农作物生产。

海关关员提醒,活体昆虫作为外来物种可能造成生物入侵,且易携带动植物疫情和有害生物传入,生物安全风险较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携带、寄递进境的动植物及其产品和其他检疫物名录》规定,禁止通过携带、寄递方式进境。

校对 王菲

来源:紫牛新闻

如何清除蟑螂

怎么去除蟑螂 – 业百科-百科知识网

想将蟑螂去除,可以采取投喂饵膏、制作杀虫剂以及定期打扫的方法。在蟑螂出没较多的角落放置一些带有毒性的饵膏,让蟑螂死亡,或者使用红糖、塑料瓶、洗衣粉制作杀虫剂,并放置在角落,为了根治蟑螂,最好每天扫一次地,丢一次垃圾。

如何去除蟑螂

1、投喂饵膏

去除蟑螂可以采取投喂饵膏的方法。从市场上购买带有毒性的饵膏,并将其放在蟑螂出没的墙板、角落,等待蟑螂在觅食的过程中食用,从而死亡。但放置有饵膏的环境不能堆放食物,或者有宠物、小孩进出,以免误食中毒。

2、制作杀虫剂

去除蟑螂可以制作杀虫剂。首先准备一个塑料瓶,将其横向切开,取下半部分容器,向其中倒入红糖和清水,并搅拌均匀,等待红糖融化后,加入洗衣粉,再将另一半塑料瓶的瓶口朝下,放入容器中,最后将容器放在角落,即可诱捕蟑螂并将其灭杀。

3、定期打扫

蟑螂只会在较为脏乱、潮湿的环境中出现,因此想要去除蟑螂,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每天打扫一次房间,扫一次地,丢一次垃圾,避免房间中堆积过多的食物残渣,吸引蟑螂,还要对房间通风透气,避免空气中残留异味,导致蟑螂出没。

老鼠的生命比人的生命更有价值?香港政府试图人道地消灭一些受感染的仓鼠,但遭到了批评和恐吓。

当第五波疫情来势汹汹,突然又爆发“仓鼠”亦染上新冠病毒和做成新的传播链,渔护署立即采取行动,决定把两个进口批次的仓鼠,连同涉事宠物店及仓库的所有细小动物进行人道毁灭,并强烈建议购买该批次仓鼠的市民把仓鼠交予局方处理。政府专家顾问袁国勇、许树昌、梁卓伟对有关决定表示支持。

竟然想不到,社会上突然冒出一个“仓鼠关注组”,并对各大小媒体发言,为仓鼠抱不平和申冤,认为仓鼠也有生存权,就正如前段时间有野猪走进社区侵袭行人和游人,有市民受袭受伤,同样有“野猪关注组”出现,亦有人为野猪生存权发声,并指责根本问题是市民随便将剩馀饭菜食物喂猪,才令野猪下山觅食,所以和野猪无关。

渔农署指出,本月17日在铜锣湾LittleBoss宠物店抽取的125个动物样本中,有7个分别抽取自7只仓鼠的样本证实对新型冠状病毒测试呈阳性反应。同日从该宠物店位于大埔的货仓内抽取的511个动物样本当中,1个抽取自1只仓鼠的样本对测试呈阳性反应。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当全港市民辛苦排长龙接种疫苗,就是希望预防疫情扩散,早日“清零”和两地通关,这是万众期待的事。

现今突然又有“仓鼠”可能播毒,政府部门立即果断行动,本应是件好事值得表扬,谁知有关部门人员及专家竟收到恐吓信,天下怪事真是奇不有。

后来有心人追查来龙去脉,方发觉这些关注组成员和揽炒派有千丝万缕关系,他们都是唯恐天下不乱,更奇怪的便是电视新闻和报章渲染报导,究竟这些传媒是存什么居心,为“仓鼠”申诉争取生存权?同情去截住送走仓鼠并抢走仓鼠的人,因为这些“爱鼠者”充满爱心?港人的生命不值鼠命?过去两年港人防疫工作和努力白费了,又如何算帐?真是“混吉”,说明香港仍隐存“馀毒”不少,请大家多加警惕提防。

“民间故事集”女孩和老鼠

前几年,我去辽西大山深处支教。那个村庄真是太僻远了,小学校在村东坡冈上,教室倒是不少,但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加起来也只有四五十人,所以实际只占用了两间教室,一、三、五年级一间,二、四、六年级一间。我负责教一、三、五年级,教二、四、六年级的是位大姐,要不是为了照顾家里卧床的老人,估计她也早走了。平时我就住村里,因为村主任说让年轻的女老师住村外,不放心。眼下的东北农村,中青年外出打工,留守的多是老人和儿童,新常态,不奇怪。

  

  因为学生少,平时上课就得拼教室。我的教室里也就二十来个学生,我给一年级上课时,三年级和五年级的学生便自习或写作业,要想孩子们不闹腾,只能连哄带吓唬。有时我生气地一摔课本,说:“你们闹吧,我明天就回城里去!”孩子们会立刻安静下来。迎着那一双双可怜兮兮的眼睛,我又怎能忍心?

  

  孩子们可哄、可吓,耗子们却从不信这一套。教室是几十年前盖的“北京平”,虽然地面也铺过水泥,但啮齿类动物的牙齿可谓天下无敌,再加上当初用的水泥标号低,这么多年下来,早成了豆腐渣。时常是大白天的,半尺多长的老鼠便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教室里,甚至蹿到讲台上去。

  

  我这人天生怕鼠,一看见鼠游脚下,难免大惊失色。每到那时,教室里就“热闹”了,胆小的孩子“哇哇”喊叫;胆大的男生则又是扫帚打,又是朝老鼠甩石块土疙瘩,简直乱成一锅粥。为了这事,我曾动员学生们把家里的猫抱来。可时下乡村又有几家养猫呢?再说,猫是奸臣呀!好不容易有学生抱来从亲友家借来的、那养尊处优惯了的御猫,见了老鼠非但不扑不咬,竟从窗口跳出远遁。

  

  后来,我也曾几次找村主任,建议买鼠夹、鼠药,没想到主任摇头苦笑,说:“可不敢再试。你想想看,学生们都不大不小的,真要一疏忽没照应到,哪个手脚被夹了,或者鼠药被孩子送进嘴巴,那毛病可就大了!使不得,使不得呀!”我说,那就用水泥将教室地面重铺一次。主任仍是苦笑,说:“钱呢?”

  

  有一天放学时,三年级的小秋有意留在最后,小声对我说:“老师,我能打耗子,我家的耗子早被我打绝啦!”

  

  我大惊。小秋不过十岁,瘦瘦弱弱的一个黄毛丫头,平时不爱说话,学习却努力,从来不耽误作业。我问:“你怎么打?”

  

  小秋说:“反正我能打,你一看就知道了。但是,我要夜里打,天黑后我不敢一个人待在教室,老师能陪陪我吗?”

  

  我说:“好,我陪你,但家长会让你夜里一个人出来吗?”

  

  小秋的神色顿时黯然,但只一瞬,又咧嘴笑了:“我也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呀!”

  

  唉,又一个留守儿童,而且是一人独守。

  

  那晚,我把小秋拉到我的住处,煮挂面吃,还为她窝了两个鸡蛋。去学校前,小秋说:“我回趟家,总得带上打耗子的武器呀!”

  

  在村口,我再见小秋时,她仍是背着双肩包,手上并没多出任何物件。我问:“‘武器’带来了吗?拿出来给我看看。”

  

  小秋仍是笑:“暗器不可轻易示人的,别急嘛!”

  

  那夜,天空高悬圆圆的月亮,教室里铺满了银辉。小秋特意选择这样的夜晚打老鼠,也是她谋划中的一部分吗?小秋拉我坐在暗处,掰碎一块饼子撒在脚下,示意我不许出声。果然,耗子出现了,是两只。我刚要提醒,小秋突然出手,甩出什么去,“砰”,一只耗子应声倒毙,另一只则霎时没了踪影。小秋急将甩出的东西扯回,又将那只死耗子远远踢到墙角,重新坐回我身边,小声说:“耗子鬼得很,不踢远点,别的就不来了。”我去抓她放到课桌上的小物件看,小秋急忙拨开我的手,说:“老师别动,脏死了。”

  

  果然是暗器——老式10斤盘秤的小秤砣,铁铸的,听说里面还灌了铅,现时集市上還偶尔可见。因为拴了两米多长、纤细而结实的尼龙绳,沉甸甸的小物件打出去便有了收放自如的手感。我惊异的是,这么小的女孩竟有如此手段,稳、准、狠,十打九中,不是亲眼见,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呀!

  

  那夜,小秋一共击毙五只老鼠。本来还可以更多,但夜半时分,第六只出现时,小秋却突然发了慈悲。那是一只大老鼠,身材颀长却显干瘦,重要的是,它身后还跟着三只小鼠,看来是刚出窝的,一只衔着一只的尾巴,形成长长的一串。我问怎么不打,小秋发出一声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的叹息:“打死大的,三个孩子就都没有妈妈了。唉,够了,最少十天半月,耗子不敢出来了,这东西有记性。”

  

  那夜,我和小秋同睡在我住处的土炕上。我问:“你怎么不跟你爸妈一起去外地呢?”小秋说:“我爸和我爷一起下矿,都死了。我妈又嫁了人,可我不愿当拖油瓶,就没去。”我问:“那你怎么不跟你奶奶在一起?”小秋说:“我奶帮我叔、我姑照看孩子呢,都比我小。”我再问:“是谁教的你打秤砣呀?”

  

  小秋说:“村里的孙爷爷呀。孙爷爷说,女孩子一人在家,不能没有防身之术。所以,夜里我都是枕着秤砣睡觉的。孙爷爷还说,梁山泊里有个好汉,叫没羽箭张清,专用这个办法制敌,老厉害了。老师,我打秤砣的事,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呀!”

  

  我在那个小山村只待了两年。时至今天,我在街上看到半大的女孩子,还不时发呆。小秋也长这么大了吧,她还好吗?

为什么“病原体繁殖者”苍蝇不能被人工消灭,因为人类世界不能缺少苍蝇

炎热的夏天即将到来,在你耳边嗡嗡响的苍蝇也即将到来,人类对于苍蝇总是感觉到深恶痛绝,认为这是一种百害而无一利的生物,苍蝇生存在地球上究竟有什么样的作用呢?如果消灭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苍蝇属于双翅目昆虫的完全变态体,它的种类很多,像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家蝇,还有果蝇、麻蝇、丽蝇、绿蝇和市蝇等,其中我们见的最多的就是家蝇,它也是苍蝇种类中,数量最多的一种,占比大约90%。

蝇具有惊人的繁殖力。据观察,实验室中的家蝇每批产卵100粒左右,1只雌蝇终能产卵10~20批,总产卵量达600~1000粒。在自然界,每只雌蝇一生也能产卵4~6批,每批间隔3~4天,每批产卵量约100粒,终生产卵量为400~600粒。即使在华北地区,家蝇一年也能繁殖10~12代,据维基百科上面的记载,世界上共有1亿7千万亿只苍蝇。

苍蝇其实消化能力不太好,边吃就边拉,苍蝇经常在吃完一顿以后,就会立即排泄,由于排泄次数比较频繁,导致体内营养失衡、失水过多,于是它就会再次在原地饱食一餐,直到自己满足之后才罢休。所以如果一个苍蝇在你的水果上停留了一段时间,你最好洗洗,说不定上面就有苍蝇的粑粑。

由于苍蝇经常出没在肮脏的地方,它表面的毛发与消化系统极容易附着大量的病原体,如霍乱弧菌、伤寒杆菌、痢疾杆菌、肝炎杆菌、脊髓灰质炎病菌、蛔虫卵,它的接触环境决定了携带病菌的数量与厉害程度。它之所以边吃边拉,就是在排除有害的病菌,然而因为苍蝇又常在人体、食物、餐饮具上停留,停落时有搓足和刷身的习性,附着在它身上的病原体很快就污染食物和餐饮具。

苍蝇吃东西时,先吐出嗉囊液,将食物溶解才能吸入,而且边吃、边吐、边拉;这样也就把原来吃进消化液中的病原体一起吐了出来,污染它吃过的食物,人再去吃这些食物和使用污染的餐饮具就会得病。人们在食用苍蝇接触到的食物后,就可能会触发相关疾病,关键感染哪一类的疾病,具体要看苍蝇接触到哪一种食物了。霍乱、痢疾的流行和细菌性食物中毒与苍蝇传播直接相关。

苍蝇是一个非常狡猾的生物,位于苍蝇头部的感受器官复眼能360°地感知周围的环境,它身上的体毛还能感知空气流动性的改变,感知到威胁后一百毫秒,苍蝇的大脑已经能做出反应,计算出最佳的逃跑角度和路线。

虽然苍蝇具有这么多的毛病,但其实在地球上,苍蝇还是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的,它有点像自然界的清道夫,维持了自然界的洁净程度。

在自然界生态系统中,苍蝇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自然界每天都会产生许多的垃圾、动物尸体,如果不将这些东西分解,那么将对环境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而对于大自然来说,苍蝇等食腐动物就是重要的清洁工。

它们会将动植物的尸体、腐烂的食物、排泄物、人类产生的垃圾等等进行分解,变成为大地的肥料,滋养植物的生长,而这些植物又保证了食草动物的生存,而把垃圾分解干净的蛆和苍蝇,体内含有非常丰富的蛋白质,为其他动物提供了食物。可以说苍蝇是生态系统的能量和物质循环不可缺少的一方,它们大大净化了有害病菌的传播(它们对自然界有害病菌的净化作用大于它们传播病菌的作用),它们使生物死亡控制在环境的可调控范围内,可以说,人类世界不能缺少苍蝇

上世纪80年代初,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先生称:"苍蝇养殖是我国现阶段生态农业良性循环体系中解决废物利用的生物工程。

一对苍蝇一个夏天可以繁衍2600亿后代,可得到纯蛋白质600吨以上,生产蝇蛆蛋白质的残渣又是高质有机肥。蝇蛆蛋白质是优质蛋白质,既可以提取蛋白质粉,又可以开发高级营养食品、饮料、航天食品等。

一些科学家从中得到启发,在苍蝇身上不但提取了如抗菌肽、凝集素、干扰素等有机抗菌物质,还发现了甲壳素(又称几丁质,为N-乙酰葡糖胺通过β连接聚合而成的结构同多糖)、壳聚糖等物质。最令人想不到的是,从蝇体内可诱导产生抗菌物质,这些物质包括抗菌肽、抗菌蛋白、壳聚糖、昆虫凝集素等,是抗病菌药物开发的. 个很有发展前途的方向。

目前国外高纯度几丁质每克27美元,1吨即为人民币1亿元。若按一对苍蝇一夏天得600吨蛋白质计算,可得蛆壳15吨,即为人民币15亿元,所以苍蝇养殖业也非常发达。

除此之外,苍蝇在法医昆虫学里也是举足轻重的角色。尸体上蝇类的种类和发育状态,携带着不少重要的信息,可以帮助推断尸体暴露在外的时间。

医生也会通过养殖蛆来治病,这些养殖的蛆以营养物质为食,没有接触过病原体和细菌,可以将患者腐烂的部分或坏死的组织消化掉。

而且我们刚刚提到苍蝇之所以边吃边拉,是在排除有害病菌,科学家发现苍蝇从进食处理、吸收养分一直到将废物排出体外,只须 7~11 秒。

遇上具有快速繁殖能力的细菌时,苍蝇发现无法将它们及时排除,苍蝇的免疫系统就会发射 BF64、BD2 两种球蛋白,一旦与细菌接触,就会发生“爆炸”,与细菌“同归于尽”。这两种球蛋白的发射总是一前一后,成双成对,从不错乱。

科学家经过研究发现,BF64、BD2 的杀菌能力要比青霉素强千百倍。如果能提取苍蝇体内的 BF64、BD2 用于人类治病,那将会给人类带来福音。

所以说苍蝇在地球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每一种生物存在都有它存在的道理,它们都是自然界生态圈不可缺少的一环。

可怕的红火蚁军团被武装分子的铺路蚁摧毁

红火蚁是一种危害极为严重的世界性入侵蚂蚁,它原产于南美洲,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红火蚁随着船只先后在北美、大洋洲以及亚洲登陆。凭借卓越的适应能力,它们在新的居所大肆扩张领地,已经造成各种严重危害。例如,危害人类健康:蛰咬人体,严重者会引起全身过敏甚至死亡。造成经济损失:取食农作物,叮咬禽畜,危害公共设施。造成生态破坏:攻击性极强,积极取代当地的蚂蚁种类,破坏生态系统,使生物多样性同质化。

在美国,红火蚁已经蔓延到南部的大部分地区,消灭了当地的大部分优势蚁种,并且一路北上进入了北卡罗来纳州。在北卡,生活着另一种强势蚂蚁,那就是草地铺道蚁,它虽然也是入侵物种,但危害远没有红火蚁那么大。这种蚂蚁体型不大,工蚁体长2.5-4毫米,无分化;而红火蚁2-9毫米,存在多态型,即分普通工蚁和承担兵蚁职能的大型工蚁。下图就是红火蚁的工蚁,读者朋友可以结合比例尺,直观地看看大小。

红火蚁工蚁

草地铺道蚁体型不大,领地意识却很强,团体配合较好,热衷于战争。在我国的许多省份,草地铺道蚁都有分布,相信有不少人看过它们和同族战斗的场面。考虑到草地铺道蚁和红火蚁的分布重叠,两大强者之间很可能已经发生冲突,而调查它们的种间关系有助于专家优化红火蚁的防治策略。

当红火蚁遭遇草地铺道蚁,是红火蚁轻易地击败后者,还是铺道蚁成功阻挡火蚁的攻势呢?为了弄清两者的对抗情况,学者托马斯等人于夏末从宾夕法尼亚州采集了一个草地铺道蚁群落,该群落很小,只有1只蚁后和15只工蚁。研究者将这群铺道蚁饲养在人工巢中,周围环着4平方米的塑料围栏,提供蚂蚁食物和水源,并维持适宜的温度25℃,六个月后,这群铺道蚁发展到2000只工蚁。

铺道蚁工蚁

接着,第二年初春,研究者又在德克萨斯州收集了红火蚁的多后制群落(每群包含多只蚁后),并分成6个亚群落,每个亚群落包含2只蚁后、100-200只工蚁和一些卵幼,一一放置于试管巢中。准备工作做好后,开始两者的对抗试验,方法为:连续三天,每天将一个红火蚁亚群落放在距离铺道蚁人工巢20厘米的地方;接着将剩下的三个亚群落连着三天放在1米远的位置;最后,把3只红火蚁蚁后放在铺道蚁的觅食区域。如此一来,研究者们就可以观察到两种蚂蚁的种间互动行为,结果到底如何呢?我们接下来继续看。

第一波试验,也就是红火蚁亚群距离铺道蚁人工巢20厘米,在一分钟内,几只红火蚁工蚁就碰上了外出觅食的铺道蚁。在这初次遭遇中,红火蚁率先发动进攻,它们用颚部抓住铺道蚁,并反复用尾部的螯针戳刺对方。奇怪的是,除非得到后方同伴的支援,否则单个铺道蚁很少会与红火蚁纠缠,它们常常等到其它工蚁到达后才开始向红火蚁的蚁巢推进,而铺道蚁援兵在10分钟内抵达现场。孤立的铺道蚁被红火蚁包围后,往往停下来并退回到铺道蚁占据数量优势的区域。运用这种战术,铺道蚁逐渐集结了100只工蚁,并缓缓将部队开向红火蚁蚁巢。遭遇铺道蚁大部队的红火蚁工蚁,先是被单个铺道蚁咬住其中一个附肢,接着其它铺道蚁就抓住其它附肢,反向拉扯后附肢断裂了。铺道蚁工蚁也会使用尾针,但这招对红火蚁几乎没什么效果。

过了5分钟到半小时,铺道蚁消灭了觅食区的所有红火蚁工蚁,并开始进攻红火蚁的巢。

到达红火蚁的试管巢后,铺道蚁们凶猛地向巢内冲锋,在攻入蚁巢前,它们首先得解决掉守在入口处的红火蚁工蚁。这些红火蚁守卫绝不会坐以待毙,只见它们抬高腹部,摆动尾针,把毒液喷洒向对手,这种攻击往往使得铺道蚁痉挛长达10秒才恢复正常。面对这种高度危险的敌人,铺道蚁沉着以对,当一只铺道蚁抓住一只红火蚁时,它马上后撤,把对方拖到铺道蚁群中,集合同伴的力量将它肢解。以这样慢悠悠的节奏,铺道蚁一次一只地把红火蚁拖出蚁巢并包围杀死。就这样,铺道蚁把红火蚁一一解决后,大举侵入蚁巢,红火蚁的卵幼被带回铺道蚁的蚁巢,想必是被吃了。

铺道蚁工蚁

再看第二波试验,双方相距1米时,事情的发展顺序尽管和之前差不多,但所花的时间要更多。大概过了2分钟双方才首次碰面,15分钟内铺道蚁聚集了十几只工蚁开始攻击来犯的红火蚁。更多的红火蚁工蚁有时间离巢与铺道蚁交战,因此铺道蚁花了更长时间去包围红火蚁蚁巢所在地。此外,等铺道蚁开始进入红火蚁蚁巢,整个红火蚁群落已经逃到新的地点了。这延长了冲突,15分钟过后铺道蚁发现了红火蚁新的筑巢地点,并展开第二波攻击,红火蚁群被打的七零八落,一天内,所有红火蚁被杀。每次试验中铺道蚁的损失数量不到两打,死因主要是被红火蚁蜇刺。

红火蚁蚁后体型较大,一对一能够杀死铺道蚁工蚁,要抓住它需要几只铺道蚁通力合作,一同拉扯蚁后的附肢,并反复的蜇刺。所有的蚁后都能撑过10分钟而不被捉住,但都在一天内被杀。

红火蚁蚁后

草地铺道蚁和红火蚁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分布是紧挨着的,意味着野外这两个物种很可能已经碰面。过去的研究指出草地铺道蚁具有极强的领域性,时常发生种内战争,因此,试验的结果——铺道蚁消灭年轻的红火蚁群落也是可以预期的。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铺道蚁的进攻效率很高,和红火蚁的损失交换比为1:5+,即每阵亡一只铺道蚁,则有超过5只红火蚁被杀。草地铺道蚁的成功取决于工蚁间的协作以及能够维持一定的攻击群去肢解红火蚁。在英国,草地铺道蚁就以这些巧妙的进攻击溃了玉米毛蚁的大型群落,比玉米毛蚁更强的黑毛蚁也是其手下败将。

然而,不同于试验中双方的数量比,在野外,草地铺道蚁群落平均包含10000只工蚁,而成熟的红火蚁群落拥有超过60000只工蚁。另外,研究中采集的红火蚁群落极为年轻,在这个阶段几乎没有兵蚁(大型工蚁)的存在,而红火蚁群落越年长,它的兵蚁所占比例就越大,完全成熟后,兵蚁比例能够超过工蚁总数的三分之一。而草地铺道蚁并没有兵蚁分化。这两点可能导致红火蚁在野外能够压过草地铺道蚁

铺道蚁工蚁

此外,非生物因素如温度和湿度也是影响蚁种竞争力的重要因子,过去有研究显示,实验室中,较低的温度会阻碍红火蚁群落的生长,那么,在其分布的最北端,两者的工蚁平均数量可能差距没那么大。不然的话,草地铺道蚁想要主导其生境,恐怕只能趁着红火蚁群落尚且年轻,才能顺利消灭对手。

学者托马斯等人的研究表明,在红火蚁向北扩张的过程中,草地铺道蚁凭着高度的领域性和出色的战斗技巧,有可能成为一种延缓其侵略步伐的潜在生物因素。当然,我们也需知道,试验仅仅是试验,野外一般是红火蚁的群落更大,而蚁后也很难说会在离铺道蚁蚁巢这么近的距离选地筑巢。因此动物志认为,两者都是成熟群落的话,冲突中多半还是红火蚁更强势些,而凶悍的草地铺道蚁若有机会,也不会放过年幼的红火蚁群落,这个因素对红火蚁的防治工作无疑是有利的。那么到底草地铺道蚁在阻击红火蚁的工作中能起到多大作用,我们还需期待进一步的野外实地研究来给出答案。

红火蚁工蚁

红火蚁VS草地铺道蚁的战斗我们就讲到这里,之后,动物志还会发布一些其它蚁种与红火蚁的对抗记录。先剧透一下,其中有的种类甚至在同等数量下对红火蚁打出了压倒性的战损比,足以称得上火蚁克星,敬请关注。

“无敌”入侵红火蚁

入侵红火蚁 常常简称为红火蚁(英文简写为RIFA),是火蚁属中的一种,原分布于南美洲巴拉那河流域(包括巴西、巴拉圭与阿根廷),因人类被它螫伤之后会有火烧般的痛感而得名。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物种存续委员会的入侵物种专家小组(ISSG)将入侵红火蚁列为世界百大外来入侵种。

火蚁属 其中大约有380个物种,其腹部末端带有螫针,动物被螫伤后毒素会进入体内,严重的情况下会因全身性过敏而休克,甚至导致死亡。“火蚁”(Fire Ants)的俗名适用于那些较具侵略性的物种,其中最知名的为入侵红火蚁。

界:动物界 Animalia

门:节肢动物门 Arthropoda

纲:昆虫纲 Insecta

目:膜翅目 Hymenoptera

科:蚁科 Formicidae

属:火蚁属 Solenopsis

种:入侵红火蚁 S. invicta

入侵红火蚁的工蚁体型长度约为2.4-6毫米。颜色大体为红褐色。

入侵红火蚁与人手的比例参考

无内骨骼,具外骨骼。透过外骨骼上的气门进行呼吸,吸入的空气通过其体内许多微小的管道到达体内各处。它们的躯体分为头、胸、腹三部分,拥有三对足及一对触角。

一如其他蚁种,它们的工蚁和兵蚁全为没有生育能力的雌蚁,蚁后负责产卵。

工蚁的体型差异很大,体型较大的寿命相应的更长。

工蚁的平均寿命约为62天,在实验室培养的工蚁,最长寿命为679天。

蚁后的寿命2-7年。

入侵红火蚁的蚁丘约10-60厘米高,46厘米宽,没有很明显的入口,呈南北向的椭圆形,保证可晒到早晚的太阳。

蚁巢内,工蚁会反复将蛹移到温度较高的地区以利孵化。蚁道深度可达1.8米。

一个蚁巢中可以养育10-25万只入侵红火蚁。

入侵红火蚁

Solenopsis invicta

属名 Solenopsis 来自古希腊语,意思是“脸”或“容貌”;

种名 invicta 源自于拉丁文,意思是“无敌的”、“未被征服的”

正如其学名,一旦入侵很难根除。

入侵红火蚁对环境的适应性很强,最常见于潮湿地区,如河边、湖边等,但在农田、沙漠、草原上也可以生存。一些人类的建筑也可能被其侵蚀,公园等都市地区也有其踪迹。

入侵红火蚁不能在极为寒冷的环境下生存,在摄氏零下17度的环境下便会死亡。

它们是杂食性动物,几乎什么都吃,但是更偏爱液态的高蛋白质的食物。

入侵红火蚁的生态习性会对非原产地的土栖性动物造成伤害,破坏土壤微栖地,在危害严重的地区常造成蚯蚓被捕食殆尽,会导致许多当地蚂蚁种类灭绝。

也会取食农作物的种子、果实、幼芽、嫩茎与根系,影响农作物发育与收成造成经济极大损失。

重灾区密集的蚁巢

公共设施或电器相关的设备如电表、变电箱等也会遭到入侵红火蚁的危害,造成电线短路或设施故障。

一些体质敏感的人则会因入侵红火蚁的毒液中的水溶性毒蛋白,而产生过敏性反应,严重者甚至会引发过敏性休克而造成死亡。有记录因入侵红火蚁袭击而造成80多人的死亡案例。

示意图

在攻击人类时,它们会以大颚抓住并固定目标,然后以腹部末端的螫针注入毒液。每只入侵红火蚁可持续螫刺目标多次。

在入侵红火蚁泛滥的地区,基础防护异常重要,这样可以避免(减少)受伤害。

被咬伤后的手臂

人类被咬伤后,伤口附近会有极强烈的灼热和痛痒的感觉,少部分体质过敏者有晕眩昏迷的现象而须送医急救,一般伤者可就医后服用抗过敏药剂及涂抹药膏治疗。伤口初期会形成白色脓包,而后脓包体积扩大变成半透明水泡,水泡勿弄破以免引发感染,约十余天后水泡会逐渐干涸脱落。

入侵红火蚁原产于南美洲,但并不是所有南美洲国家都有它的踪迹,尤其是南美洲东西两侧很少有出现入侵红火蚁。

近几十年间它们入侵扩展到世界上的多个国家。

  • 1930年代传入美国南方,1930年代相继自阿拉巴马州摩比尔港入侵东南部,1975-1984年间入侵波多黎各,1998年入侵南加州。
  • 2001年通过货柜运输培养土、种苗、草皮和园艺产品等途径从美国跨越太平洋蔓延至澳洲(首先发现在昆士兰州布里斯班的Fisherman Island港口)、新西兰与琉球。
  • 2003年入侵中国台湾桃园与嘉义(嘉义于2017年8月宣布扑灭)。
  • 2004-2005年间陆续在中国广东省(2004年9月首先发现在吴川市)、香港和澳门(2005年初)发现,尔后迅速扩散至2013-2014年为止,广东省大部分、广西省中部至东南部、福建省南部及西南部、海南省北部已成为普遍发生区域,2016年11月在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大嶝岛等)、2017年8月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芒市)等都有发现它的踪迹。
  • 2017年中旬开始于日本尼崎市、神户港、名古屋港、大阪南港等12个都府县发现、韩国釜山港、中国台湾高雄港开始遭受入侵。
  • 2018年韩国仁川港、釜山港、京畿道平泽港、日本大阪港更多港口遭受入侵。
  • 2019年日本东京湾的青海码头、韩国仁川港、中国台湾高雄港。
  • 2020年日本横滨港。

防治对策

直升机喷洒杀虫药

蚁巢上放置毒剂

水淹的方式消灭入侵红火蚁,几乎无用,工蚁会组成“蚁筏”漂浮在水面上,甚至进入河流,漂往更远的地区。

常见的防治入侵红火蚁方法,多为毒剂、毒饵等化学控制,但是收效不大,只会在大规模爆发时起到缓解的作用,还会对本土的物种、环境带来灾难。

引进天敌的方法,曾在美国做过实验,但是被引进的物种也可能会难以控制,未来造成的后果不能预估。

使用含氯的漂白剂擦拭住所地板等人类活动区域,会使昆虫产生忌避性,可以减少入侵红火蚁的危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动物世界”

微信公众号:iltawcom

野生亚马逊(III):各种蚂蚁

亚马逊森林是个辽阔神奇的动物乐园,关于小小的蚂蚁就可以讲述许多有趣的故事。

进入雨林后不久的一天,我在森林里与一列密密麻麻排成长队的淡褐色蚂蚁不期而遇,每个蚂蚁队员都在头上高举着一小片树叶,匆匆忙忙而又颤颤巍巍地向前奔。我好奇地逆着“队伍”向后走,百米开外迎面的是一棵高大的榕树,蚂蚁“部队”一直挺进了高高的树梢。原来它们是从这50米的冠层上剪下了一片片树叶。

瞧着这些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的小生命,我暗自叹息它们的生活也很辛劳。我后来了解到,这些蚂蚁并不直接吃树叶,而是将叶子从树上切成小片带到蚁穴里发酵,然后取食生长出来的蘑菇,所以人们通常称它们“切叶蚁”或“蘑菇蚁”。

有位昆虫学家曾仔细研究过切叶蚁的巢,里边竞像个辉煌的宫殿,分为蚁后室、幼虫室、保育室、储藏室等等,四通八达,十分宽敞。不过,这类蚂蚁有时也会“切”昏了头脑,跑出森林落户到印地安人的部落里掠食木薯叶,土著人因此对其深恶痛绝。

另一类有趣的蚂蚁会在树上建造“花园”。这些蚂蚁将潮湿的泥土粒和体积微小的植物种子搬到树干有枝杈的地方筑成巢,随着巢体的一层层增加,种子也开始生根发芽。植物的根系牢牢抓住泥土,任凭风吹雨打,烈日暴晒,蚁巢都不会发生崩溃。与此同时,种子也逐渐发育成绿油油的草和茁壮的小树,有时还绽开一朵朵艳丽的花,远远望去,俨然一座座悬挂在树干上的微型花园。

最神出鬼没的当属军团蚁,这类蚂蚁个头一般只有半厘米,体呈黑色。其活动特点是大兵团作战,数不清的蚂蚁组成庞大的群,密麻麻黑压压一片,大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势。

如果用简单的汉字描述蚁群的运动,“流动”一词是再恰如其分不过了。一部分蚂蚁从“蚁塘”分出来,向侧方延伸开去,如果捕获到大的猎物,分支便逐渐壮大,倘若没有收获,“蚁流”便重新汇入“蚁塘”。

宏观地看上去,蚁群就像一汪不逝的水在丛林里流来荡去,所到之处各种陆栖昆虫、两栖和爬行动物以及鸟兽无不望风而逃。那些逃不快或逃不掉的,如巢中的幼鸟幼兽和一些爬虫,就会不幸地成为蚂蚁的口中餐。

我曾经见到一条大蛇被军团蚁嗜咬的惨状:蛇的全身叮满了蚂蚁,不停地翻滚蠕动,可能是试图摆脱蚂蚁的蛰咬;而军团蚁却死死地缠住不放,一旦有蚂蚁被蹭下来,其它的个体便立即冲上去。最后,蛇的扭动速度越来越缓,直至一动不动。

当然,还有更悲惨的故事。有一次,我的一位法国同事用笼子在树梢捕捉棉毛负鼠。他傍晚将笼子安放好,放进熟透的香蕉做诱饵;第二天一大早兴冲冲地爬上树梢查看。还真没白忙活,笼子的确逮住了猎物,不过不是活的负鼠而是一具干干净净的负鼠骨架。可想而知,倒霉的负鼠因贪吃被关在笼子里,随后军团蚁到了,可怜的家伙无法逃脱,便发生了惨剧。

不仅如此,军团蚁有时甚至直接与我们作对,有好几个傍晚,我们刚刚坐在木板搭就的小楼阁里进餐,它们便到了。第一个受袭击者脚或腿被蛰了,发出尖叫,所有的人便只能乖乖而又迅速地逃之夭夭。跑得慢的,一定会再发出一两声尖叫。

不过,螳螂捕蝉麻雀在后,这话真是不假。军团蚁也有克星,那是各种各样的食蚁鸟,常常有一、二十只,专门尾随在军团蚁大部队的后面,在矮树枝和细树干之间飞来窜去,不时跳到地面上啄食一两个蚂蚁,随即迅速飞起以避免被蚁群纠缠,然后再重复前一个捕食过程。

每每在丛林里遇到军团蚁和食蚁鸟,我总会跟在它们后面漫游一阵子,领略大自然的奥妙和体会弱肉强食的法则。看到蚁群噬咬猎物的惨状,我难免为遇难的动物悲伤。但我更清楚这样一个生态学道理,从物种的角度讲,捕食者与被捕食者两个种群是相互依赖、彼此不可分割的整体:前者以后者为食,后者则需要前者除掉群体中老弱病残的个体,提高种群质量。

毫无疑问,没有猎物,捕食者必将饿死;但若没有捕食者,被捕食者也一定会因为不健康个体参与生殖而导致种群的衰败。大自然貌似简单的外表下就是这样蕴含着丰富的哲理。

蚁科昆虫中不乏极端的与人为善者,那是一种黄褐色身体细长有着一对锋利的大颚的猛蚁(猛蚁是蚁科昆虫的一个亚科,其成员共同的形态特点是腹部有一圈凹陷),有一窝就“住”在我们小楼阁旁边一棵树的根部。

说来有趣,我们的这些小邻居每天傍晚一定准时光临“寒舍”,在靠近电灯的梁柱上静静但似乎很警觉地趴着。原来,电灯吸引来许多夜行性的小飞蛾,围着灯飞来飞去,一旦有运气不佳者落在一个猛蚁的袭击范围内,后者便会在刹那间急速扑上去,用大颚将猎物钳住并用尾部的毒针一刺,猎物便一动不动了。然后,猛蚁高举着比自己大许多倍的战利品向“家”奔去。

作为生物学者,我知道不应该用“聪明”一词描述蚂蚁的行为,但我由衷地赞叹这些小生命快速而强烈的适应能力。说来也怪,猛蚁对猎物异常凶悍,对人却温顺得很。有许多次,我好事地将一两只猛蚁放在手上,它们从不试图用大颚或尾刺袭击我。莫非小小的蚂蚁通人性,知道我不会伤害它们?!

不过猛蚁家族也的确有凶猛的成员。有一种体长约3厘米,油黑发亮,也筑巢于小树的根基处。这种蚂蚁专门捕食筑巢于地下的大白蚁。我曾从头到尾地观看过一场黑蚂蚁捕食白蚁的杀戮。

那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下午,一群近千只的大白蚁在草丛间忙忙碌碌地觅食。一小队30只黑蚂蚁突然一个接一个地冲过来,凶神恶煞般扑向白蚁,用大颚紧紧夹住后者,身体就势一弯,尾部的毒针刺向可怜的猎物,白蚁几乎在被刺的一瞬间就一动不动了。黑蚂蚁于是放下第一个死掉的猎物,匆匆地寻找第二个。

这时再看白蚁群,早就乱了阵脚,体型较小的白蚁慌慌张张地向回窜,争先恐后地钻进洞里;体型较大的个体却逆着回巢的方向四处奔跑,在搜索和组织同伴撤退。

最感动我的是这样一个场面:一个体型相对硕大的白蚁,用大颚死命地咬住一只黑蚂蚁的大腿不放,任凭后者将它拖来拖去也死死地不肯松口。最后所有的白蚁都逃进洞了,它却被另一个黑蚂蚁捉住了。

我当时真想介入这场不平衡的战争,帮助无辜的弱者。但理智告诉我这些捕食者“杀生”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生存;在动物的世界里,杀过行为是罕见的。

由蚂蚁的杀戮,我联想起在法国南部小城尼姆“欣赏”的一次斗牛表演:彪悍的公牛被趋入斗牛场,牛被长时期的禁闭憋得性起,一入场便东闯西跳;第一位斗牛者骑着身披藤条衣的马用扎枪刺伤牛的后背;随后三位斗牛士一个接一个地将三对短梭镖再插到牛的后背上;最后主斗手出场,先是用将鲜血淋漓的牛斗得精疲力竭,随后一剑从牛的肩部刺入心脏;牛骤然倒下,观众席上掌声雷动;牛的尸体在“斗牛士”乐曲中被拖下场。蚂蚁杀白蚁与人杀斗牛,一个是为生存而杀戮,另一个是为娱乐而杀戮,哪一个更合乎情理呢?!

我曾对大黑蚂蚁做了有趣的小实验。这种蚂蚁行进时总是排成一个纵队,我用镊子将最后一个悄悄夹起,队伍的其它成员毫无反应地继续向前走。我再夹起队伍中间的一个,前面的十几只蚂蚁没有反应,后面的十几只却乱了套,如临大敌般四处出击。随后我将最前面的第一个逮住,整个队伍便在顷刻间炸了锅。

结论是,黑蚂蚁在被捉的瞬间在地面涂上了表示危险的外激素。不过,一定要注意的是不要被它们“蛰”了,当地土著撒拉马干人告诉我,被一只黑蚂蚁“蛰”会有头晕,同时被三个“蛰”便有死亡的危险。

张树义

我国第一个到南美亚马逊热带雨林进行野外研究与考察的生态学者。1990-1994年在法国居里大学留学期间,他曾在法国国家科研中心的位于法属圭亚那原始森林里的努里格(Nouragues)生态站工作19个月,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本文是张树义教授讲述的在亚马逊热带雨林中的亲身经历。

——

往期推荐:

野性亚马逊(二):缤纷的植物王国

野性亚马逊(一):丛林中的“努里格”生态站

激烈的蚁巢守卫战:毛蚁与十倍于红火蚁的战斗,整个家族被摧毁,蚁后被斩首

上一篇,动物志介绍了入侵红火蚁和草地铺道蚁的交战情况,今天我们谈谈红火蚁入侵北美后遭遇的另一个强大对手,新黑毛蚁。这种2到5毫米长的小蚂蚁广泛分布于北美大陆,它们总是在开放区域筑巢,尤其偏好草坪,凭着对草地的适应性,新黑毛蚁成为其生境内最常见的蚂蚁之一。另一方面,入侵红火蚁也很喜爱草地,并且两者在佛罗里达州存在分布重叠。和那些温驯的蚂蚁不同,新黑毛蚁敢于攻击红火蚁,虽然终因寡不敌众而被灭,但战斗持续时间不短。此外,有迹象显示,在新黑毛蚁极为丰富的区域,红火蚁很难站稳脚跟。因此,不妨先做个假设,新黑毛蚁似乎能够成为限制红火蚁向北扩张的生物因素,当然,为验证这一假设,学者们还需要更多的数据。

红火蚁工蚁,2-9毫米

新黑毛蚁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和凶猛的红火蚁战斗?战斗效果又如何?为了得到这些答案,蚂蚁专家们做了一些试验。他们首先把一个包含450只工蚁,一些卵幼和单只蚁后的新黑毛蚁群落放在装有土壤的加仑罐中。这个群落被精心喂养,4天后它们建设了一些巢室,并且开始正常觅食。之后,用一根长20厘米直径0.4厘米的玻璃管把它和红火蚁的人工巢连接起来,该人工巢拥有5000只红火蚁工蚁。连接两个巢的玻璃管平时是关闭状态,需要试验时可以开启。

上午10点10分,研究人员把两个蚂蚁群落之间的玻璃管开关打开,红火蚁和新黑毛蚁的工蚁立刻就进入了管道。由于新黑毛蚁移动速度更快,当它们接触到红火蚁时,差不多是处于管道另一端的位置。当双方冲在最前面的两只工蚁面对面后,它们用触角互相接触了一到两秒,新黑毛蚁立即转身离开,用触角触碰它身后的那只同类,接着又碰了碰同一只工蚁的腿节和胫节。而那只红火蚁工蚁则留在原地,也用触角和身旁的同类们进行了交流,不到一分钟时间,整个红火蚁群落,除了蚁后身边的工蚁,全都陷入了一种焦躁不安的氛围。第一只新黑毛蚁工蚁在和同伴交流过后,返身去和红火蚁开战。

新黑毛蚁工蚁,2-5毫米

在这个阶段的战斗中,红火蚁很少被观察到蜇刺或抓住对手,而是降低头部、抬高腹部和螯针,并摆动它的腹部,很快就从螯针分泌出一小滴毒液,这些毒液若是接触到新黑毛蚁就会造成损伤。而新黑毛蚁工蚁迅速抓住了红火蚁的触角,把触角柄节锁在颚部与唇基之间,在扯动其触角的过程中,稍稍放松后又猛然发力,这样红火蚁的触角就滑过新黑毛蚁大颚与唇基的间隙,最终被咬住了其触角鞭节。而被咬住触角的红火蚁没有挪动,只是缓慢地上下摇晃另一只触角。之后新黑毛蚁松开了红火蚁的触角,并蜷曲身体,从腹部末端喷出毒液,直接喷到红火蚁的正面——触角窝,唇基和嘴部。新黑毛蚁一击得手,也不恋战,再次触碰了下对方的触角后,立刻离开。红火蚁显然受伤不轻,它选择撤退,在行进中它的腿部姿态很不正常,原本高高抬起的腹部也放下了,而它的触角则有些卷曲,而且几乎没有任何活动。这些被喷毒的红火蚁变得跛行,但新黑毛蚁不打算就此放过对手,它们乘胜追击,反复向红火蚁喷射有毒分泌物。在遭受这类二次攻击后,红火蚁往往在20分钟后死亡。

红火蚁的毒液同样非常危险,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新黑毛蚁工蚁接触到了红火蚁螯针分泌出的毒液。学者发现,新黑毛蚁接下来的举动十分引人注意。触碰到毒液后,只见它们立刻开始快速移动,反复用前腿梳理自己的触角,同时用后腿搓揉腹部。3到4分钟后新黑毛蚁停止了这些举动,并再次投入到攻击红火蚁的行动中去。看起来,新黑毛蚁的分泌物也许能起到治疗红火蚁毒伤的作用。然而,分泌物不是万能的,如果新黑毛蚁接触红火蚁毒液3到4次,它就再也无法行走,只能蜷缩起来躺在地上,停止一切活动,7分钟后就死了。10分钟后,双方交战的区域几乎看不到健康完好的蚂蚁了,只剩下一些跛脚和垂死的蚂蚁。新黑毛蚁们踏着那些死伤的蚂蚁通过这片”无人区”,红火蚁则避开这片区域。过了将近4小时,新黑毛蚁仍然占据着大部分连接管。但是此时,红火蚁的反攻开始了,首先,它们把死蚂蚁聚成堆,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可移动的障碍物,挡在前面。这么多的死伤蚂蚁携带着大量的毒液,新黑毛蚁见了这些有毒路障纷纷选择退避。如此一来,红火蚁就通过可移动路障逐渐蚕食对方的阵地,一些红火蚁越过路障打算展开反击,但是都被新黑毛蚁杀死了。

新黑毛蚁工蚁

胜利的天平渐渐向红火蚁倾斜,24小时后,红火蚁把路障推到新黑毛蚁所在的那一端,现在,它们占领了大部分连接管,留给新黑毛蚁的区域已经不多。见己方显露败势,新黑毛蚁群落当机立断,把所有的卵幼和蚁后转移到蚁巢深处。7小时后,战况愈发不利,新黑毛蚁开始在连接管的入口处堆积泥土和小碎木,旨在制造防御红火蚁的屏障。过了4小时,红火蚁翻过这个屏障,径直扑向新黑毛蚁的蚁丘,袭击了蚁巢的主要入口和3个小入口。蚁巢通道内的新黑毛蚁工蚁们抓紧时间把蚁后、有翅雌蚁和雄蚁移动到蚁巢更深处,成堆的蛹也被带入深处的巢室,并由工蚁负责守卫。在地面上,一些新黑毛蚁还在顽强抵抗,但红火蚁毫不留情地杀光了它们,接着攻入了蚁巢的通道。红火蚁在宽敞的隧道内快速的游走,守在内部的新黑毛蚁工蚁没有丧失斗志,它们勇敢地向红火蚁喷洒毒液。后续的红火蚁一边把初次受伤的同伴移出蚁巢,一边继续展开攻势。越来越多的新黑毛蚁被蜇到,这些受伤的工蚁不得不往蚁巢深处撤退。同一时间,红火蚁开始挖掘属于它们自己的通道,此时它们极具攻击性,袭击它们所发现的每一只新黑毛蚁。

6小时后,红火蚁到达受保护的巢室并袭击了守卫,每个守卫都被数只红火蚁围攻,最终无一例外的被驱赶和杀害。死去的新黑毛蚁先是被推到一边,之后再由其它红火蚁搬到垃圾场。这样,红火蚁就攻入了蚁巢最深处的巢室,负责哺育的工蚁面对外敌来犯,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性或是改变其行为,而蚁后只能无奈地张了张大颚,至于有翅的雌蚁和雄蚁,仅仅稍作抵抗就即刻被杀。新黑毛蚁的茧被切开,蛹则被带回红火蚁自己的巢。新黑毛蚁蚁后被红火蚁蜇了几次,但没有明显的效果,它最终被斩首,腹部被红火蚁带回蚁巢充当食物,第二天蚁后的角质层被丢弃了,显然,其内部已被红火蚁掏空。以蚁后的死亡为标志,意味着红火蚁彻底摧毁了这个新黑毛蚁群落,距离连接两个群落的通道被开启48小时后,红火蚁利用自己建造的隧道,开始把蚁巢里的有翅蚁后转移到新黑毛蚁的蚁巢。

新黑毛蚁蚁后

由于野外两者的群落大小不成比例,学者们需要探究,在面对不同大小的红火蚁群落时,新黑毛蚁的防御能力分别如何呢?为此,就需要另一些试验告诉我们答案。首先,准备两个培养皿,由一根长5厘米直径0.4厘米的玻璃管连接,玻璃管的通道可由折叠内部的橡胶管实现关闭。接着将特定数量的新黑毛蚁放入其中一个培养皿,另一边则放入50或100只红火蚁。通道保持畅通长达24小时,时间一到就关闭通道开始清点双方的死亡数。试验结果显示,新黑毛蚁与红火蚁的死亡总数对比为143:345,损失交换比为1:2.41,即每当一只新黑毛蚁被杀,红火蚁要付出超过2只死亡的代价。

新黑毛蚁蚁丘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野外冲突是怎样的。研究者把适应了实验室的红火蚁和新黑毛蚁群落带到野外,并分别与对方的群落连接,结果发现事件的发展与实验室非常相似。然而,在野外,除非新黑毛蚁的群落非常大,否则,相比实验室,它将会在短得多的时间内被红火蚁摧毁。过去有研究指出,野外的红火蚁群落常常超过6万工蚁,而新黑毛蚁的群落只有几千工蚁,这样一看,新黑毛蚁似乎毫无抵御红火蚁的可能。其实,也不尽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不应被忽视,那就是新黑毛蚁的群落常常密集分布在有限的区域。研究人员把红火蚁群落放置在这种高密度区域,发现新黑毛蚁和红火蚁很快发生了冲突,后者总是在48小时内撤出该地区,到远离新黑毛蚁的地方筑巢。

新黑毛蚁工蚁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双方的战斗方式。新黑毛蚁的杀手锏是喷酸,这种攻击虽不至于令红火蚁立即毙命,但绝对是行之有效的攻击手段,在二次攻击后,红火蚁很难幸存。多数情况下,在向对手喷酸前,新黑毛蚁往往会以颚和唇基的间隙抓住红火蚁的触角,在这个区域,新黑毛蚁存在一个腺体,其分泌物可能具备警报和防御的功能。在这里,新黑毛蚁通过抓握对手的触角,在上面涂抹分泌物,也许能够干扰红火蚁利用触角传递信息的能力。红火蚁最致命的杀招是将尾针刺入对手体内注入毒液,但如果要有效的刺入新黑毛蚁,它们需要用大颚控制住对方的部分身体,在一对一中,这比较难以实现,因此,在新黑毛蚁群落被击溃前,这种情况并不经常发生。红火蚁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抬高腹部,摆动尾针,把分泌出的毒液洒向目标,这种攻击方式也能杀伤新黑毛蚁,但效果就不是立竿见影了,需要3到4次喷洒方能使其毙命。试验显示,新黑毛蚁的战斗能力是卓越的,双方战损比为1:2.41,如果红火蚁的数量不超出2倍,新黑毛蚁群落应该不至于受到严重威胁。

大部分情况下,红火蚁群落大小至少是新黑毛蚁的十倍,前者轻易摧毁后者的结果是可以预见的,不过这不意味着新黑毛蚁就毫无反抗之力,相对更强的战斗力再加上高密度的分布也许能够对抗红火蚁的大型群落。下一期动物志还会继续介绍其它蚁种与红火蚁对抗的记录,其中一些蚂蚁要比新黑毛蚁更擅长对付红火蚁,战果实在令人惊叹,敬请关注。

前文阅读:恐怖的红火蚁军团遭遇好战分子铺道蚁,惨遭全军覆没

蚁后死后蚁群是如何工作的?改变还是毁灭?

蚁群中可能有成千上万的成员,但其中一个最重要,就是蚁后。

蚁后是蚂蚁王国的缔造者,当它们和雄蚁经过“婚飞”受精后,就会回到地面进行繁殖,它一生的职责就是产卵和统领其他蚂蚁,会产生多种信息素,为工蚁指明方向。

蚁后是蚁群中最大的,明显大于工蚁,为了方便产卵,它们的腹部更长、更胖。寿命也很长,可达20年,每天都会产500-1000个卵来维持蚁群的运转。

对一个蚁群来说,一个蚁后的单后制是常态,例如可以活到30岁的木匠蚁,但也存在多后制蚂蚁,阿根廷蚁群可能有数百只蚁后,因此要分开来讨论。

单后制蚂蚁

1、最坏的情况:灭亡

若蚁后因年老、叛变、自然环境等各种原因死亡后,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蚁群将会面临灭亡。

蚁后的一生,会产卵数十甚至数百万枚,受精的卵孵化成工蚁,而未受精的卵孵化成雄蚁,它死了,也就意味没有新的蚂蚁出生,因此蚁群就衰落而灭亡。

但这种灭亡不会立即发生的,会随着时间推移,新成员不再增加而慢慢消失。

2、工蚁接替产卵

在蚁群中,蚁后和工蚁都是雌性的,蚁后会分泌一种信息素来抑制了工蚁卵巢的发育,因此工蚁不产卵。

在这种情况下,当蚁后死后,工蚁就可以开始产卵了。但是由于这些工蚁还没有受精,这些卵就会发育成雄蚁,一旦成熟,这些雄蚁就会飞出去交配。

因此,这种类型的蚁群通常也无法维持。

也有例外,有的蚂蚁可以通过无性繁殖产生雌性的工蚁,地位最高的工蚁会接替蚁后职责,继续产卵,而其他工蚁也会维持蚁群正常运作。

如果这个新“蚁后”也不幸死亡,那么另一个工蚁就会接替繁殖工作。

3、培育“天使蚁后”

当蚁群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蚁后会产出具有繁殖能力的卵,这些卵最后发育成长为“天使蚁后”。天使蚁后成年繁殖后,要么出去自立门户,要么回原来的蚁群,在这种情况下,若蚁后死亡,天使蚁后会成为最新的女王,统领蚁群。

多后制蚂蚁

多个蚁后的好处是,人丁兴旺。

每个蚁后都会孵化出一窝工蚁,这样就能在蚁群中产生更多的劳动力,有助于蚁群存活下来,因此一个死亡,并不会影响蚁群的运作。

然而蚁后们不会永远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就如同后宫争斗一般,明争暗斗。

蚁后们想出了一个保持优势的聪明办法,当其他蚁后在附近时,它们会减少产卵数量来保持战斗力,尤其是当蚁群已经有很多正在发育的工蚁时,蚁后的生产力至少降低了25%。

然而,这种小心思会工蚁看穿,它们可以通过气味嗅出一个“自私”的蚁后,因为生育能力最强的蚁后具有更强的化学信号,一旦工蚁察觉某个蚁后消极怠工,就会被工人处死。

极端情况下,工蚁会屠杀所有的蚁后,直到只剩下一只。

但偶尔,它们也会因为杀红眼而杀死所有的蚁后,此时蚁群面临的,也可能是灭亡。